当前位置:首页 > 节日民俗 > 民俗节日 > 香港节诞:正月十八、十九金钱村洪朝

香港节诞:正月十八、十九金钱村洪朝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9-02-15 14:41:18
香港节诞:正月十八、十九金钱村洪朝

金钱村位於香港新界北部,是一个以侯姓居民为主导的村落。据说因村后的山冈状似蝴蝶,而村的地形亦甚浑圆,有若金钱,堪舆家称之为“蝴蝶玩金钱”,因而得名。

虽然金钱村是侯姓村落,村内分两大系:卓峰祖和迪吉祖。元末明初,卓峰公第五子本立由河上乡迁居谷田和吉田,至乾隆末年,其子孙复由谷田迁入金钱村和燕冈村开基。今金钱村的廷惠房、兆富房、祝居房、务琼房、培兴房均为卓峰后裔。至於迪吉祖,迁入金钱村的年份也差不多,18世纪末,迪吉祖的子孙孟郎公和仲郎公自丙冈村迁往金钱,并组成味峰房。现时在金钱村内的“味峰侯公祠”便是这房人的祠堂,但已荒废,反映这房自丙冈迁进金钱的侯氏,财力已大不如前。

在金钱村内,凝聚卓峰祖和迪吉祖两大系的组织,是由以宗福堂名义拥有的宗福神厅。“宗福”的意思,一说是同一“宗”族的人享有同一的“福”份。而这同一宗族,在这里被理解成两大系的侯氏成员。

宗福神厅每年最热闹的日子,除了福德大王宝诞外,便是在正月十八、十九两日举行的洪朝。

洪朝活动的一切开支,均由村内各“门头”平均分摊。“门头”的意思约为一“户”,金钱村习惯,每当一侯姓男丁结婚,便需於每年农历正月初二向村务委员会申报,便可成为一个“门头”。

“门头”亦担当洪朝的“朝首”,代表全村侯氏进行祭祀仪式。根据金钱村的朝首簿,宗福堂的祭祀组织分为十“甲”,每一“甲”内大概有13至16个“门头”,每年一“甲”轮值,负责洪朝的祭祀。

主要仪式介绍

1、开朝:由头戴红巾,身穿战裙的喃呒师傅将烧猪作为朝猪,献给神明。

2、分胙、吃朝粥:在宗福神厅进行分胙(又称“朝肉”),馀下的猪内脏则用来煮粥,给各朝首享用。

3、扒船:在一些相同的仪式中,金钱村的洪朝也有它的特色,例如在扒船的仪式中(观看影片),许多户的门口挂葱蒜等辟邪之植物;而户主除了将代表污秽的麻豆、黑炭和鸡毛撒在船上,还准备炒米饼。可是,这些炒米饼并非放在船上。工作人员手持一红色米斗,将这些米饼,与户主所给的“利是”沿途收集。因此笔者怀疑,这些米饼并非不吉之物,它们与利是一样,是工作人员的酬劳之一。

其实,金钱村正月十九扒船,与战前衙前围村的“天忌”活动,有点相似。

这种正月十九扒船的活动,明清的地方志是有记载的,只是活动名称叫作“天机”,而非“天忌”。崇祯《东莞县志》有云:“正月十九日,俗名为天机籁败,门户插桃枝以辟邪。康熙《新安县志》亦云:“正月”十九日名天机,二十日名籁败,乡人作纸船送耗到门,主人以麻豆置船中,送於郊外,船去则桃枝挂大蒜於门,以辟邪鬼”。根据这些描述,东莞县及新安县村民,会在正月十九进行“天机”仪式,利用纸船送走代表村中污秽的东西。在衙前围村、竹园村和蒲岗村所作的“天忌”,与此大致相同,只是利用草龙船代替纸船而已。但对於金钱村用纸作船的的扒船活动,却是非常吻合。挂大蒜於门,原来是有辟邪作用。可是,为什麽正月十九是凶险之日?

根据一些广东民俗的研究,正月十九是一个凶日。相传共工与人争做皇帝,撞断天柱,把天撞开一个大洞,上天因而有塌下来的危险。女娲於是烧五色石补天,并用芦灰填塞洪水,使人得到安宁。女娲练石补天由此成为一个节令,而广东人亦流传正月十九是凶日,为得太平,遂於当日仿效女娲,用糯米粉煎薄饼祭神,谓之“补天穿”。

因此,金钱村扒船中的部分仪式,包括门口挂葱蒜、每户准备炒米饼,与补天穿这个古老传说有关,是该村每年进行逐疫和驱除污秽的重要仪式之一。

4、劈沙罗:在紧接扒船仪式后,喃呒师傅即进行“劈沙罗”。在仪式之先,喃呒须禀问五方土地能否进行该项仪式,得到确认后,便以长斧将灌注了清水的猪胃袋截破,以此象征去秽。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