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传说 > 豫西民间婚礼“打花脸”习俗来历

豫西民间婚礼“打花脸”习俗来历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7-09-21 10:11:11
豫西民间婚礼“打花脸”习俗来历

各地婚俗各有不同,在豫西卢氏县的婚俗中,最为独特的是给新郎和新郎的父母、伯叔和伯叔母等“打花脸”。这一原始、奇特婚俗的保存和延续,对研究豫西地区婚俗的形成和来源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说起卢氏人结婚打花脸,那话可就长了。

相传,祁村湾部落首领祁大王的儿子叫美男,有一次和同伴们在洛河游玩,见到河对岸有位姑娘长得如仙女一般,经过打听才知道是大塬部落王首领的千金。同伴们想帮他抢回去成亲,可他知道王首领兵强马壮不好惹,不敢轻举妄动,回家后闷闷不乐,日渐消瘦。看到儿子这般模样,父母心疼极了,把儿子的伙伴叫来一问,才弄清原因。祁大王想,大塬首领行事公道,部落比较强盛,不如与其联姻,南北也好有个照应。遂把自己的想法说与杜总管,杜总管一听,就自报奋勇愿为大王撮合好事。

杜总管带着礼物来到东寨,见到王首领,先是恭喜在先,然后细说了两部落联姻之事。王首领一听喜不自禁,因他早有与祁大王交好之意,便答应了这门亲事,并约定桃花开时举行婚礼。

杜总管回来一汇报,祁大王高兴极了,美男的病体也不治自愈了,部落上上下下都盼着喜期早临。

春暖花开时,杜总管到大塬拜见王首领,说先来打个前站,商量婚事怎么办。王首领一听,说事情麻烦了,闺女死活不愿意,可能是那个长舌妇说了贵公子的坏话。杜总管一听,说这可不行,我们全力以赴办这场事,请你无论如何玉成此事。王首领说,最近我一直在考虑这事,为了两个部落的大局,我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抢婚。接着俩人又研究了如何个抢法。

三月初八这天,春风和煦,丽日高照。祁村湾部落喜气洋洋,非常热闹。人们都忙着给前去抢婚的祁美男、杜总管以及八名侍女、三十名小伙子化装。他们用红石谷的红土、营子沟的黑煤、大峪的白粉调制成各种颜料,把抢婚人一一画了个五彩大花脸,谁也认不出谁。然后身着彩衣、手持利器,乘四条大船驶向洛河南岸。下船后,人不说话,鼓不敲声,慢慢地兵分两路埋伏于树林草丛中。

这时,大塬部落正在举行狂欢活动,松柏和花枝搭就的舞台上,一群姑娘载歌载舞,很是热闹。

祁大王的人马慢慢集中到彩蓬附近,杜总管一声呼哨,大家一拥而上,抬的抬,背的背,把金凤和八个姑娘架上就跑。王首领听到报告,佯装恼怒异常,大喝一声,“快给我追!”护卫们吓了一跳,赶紧跟着老总管往河边追去。因为事先有安排,所以老总管表面上领着追兵咋咋乎乎的,其实跑得并不快。眼看对方的船已经开到河心,人马才赶到河边,只听杜总管在河心拱手高喊:“老管家,我等奉祁大王之命,前来迎娶金凤和大王儿子成婚,请回去禀报你家大王,这次失礼了,后会有期。”老管家拱拱手接着说:“不知贵客光临,没有招待。转请大王原谅,恕不远送!”看着对方船只安全过了河,才回寨向首领如实禀报。

再说抢亲的队伍回来后,新娘子一直呜呜咽咽、啼哭不止。待新郎洗去花脸,金风一看是个相貌俊美、风流倜傥的小伙子,才收了眼泪。然后拜天拜地,夫妻互拜,最后送入了洞房(五千多年前人们都住在土窑洞,如今住了瓦房、楼房却还沿用“洞房”一词)。

原始社会,好多部落都是抢亲时怕被人认出,才抹花脸以障眼目。祁村湾部落自祁公子打花脸以后,大家觉得很热闹,以后便在卢氏兴起了娶媳妇打花脸的风俗。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