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民间艺术 >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作者:白山樵夫来源:网络2019-7-4 8:33:08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时弊类

《童养媳谣》:“最可叹,风俗差,小小顽童就成家,新郎不过八九岁,娶个媳妇十七八。”

“二九的姑娘一三的郎, 擦屎倒尿抱上床,五更半夜要吃奶,巴掌巴掌三巴掌。我是你的妻,不是你的娘。”

“说荒唐道荒唐,十八岁的姑娘嫁给七岁的郎。小郎君没有别的病,天天晚上好尿床。头一宿尿了红绫被,二一宿尿了象牙床,三一宿尿了鸳鸯枕,四一宿尿得洞房打飘洋。尿的媳妇没处睡,对着油灯泪两行。搂着郎君把爹娘怨,我是他媳妇还是他娘。”

“高楼高,高楼地下种艾蒿,艾蒿底下有个女娇娇。一岁娇,两岁娇,三岁学骑马,四岁动鹊鸟,五岁来人请,六岁到人家…….”

《二十坏》:“奸懒馋滑屁,吃喝嫖赌抽。溜舔贴膀顺,坑蒙拐骗偷。”

《吸毒》:“鸦片烟,上了瘾,眼发锈,头发紧,儿女不愿问,老婆嫁别人,家产都当尽,死在墙角跟。”

“白毛驴,灰耳朵,抽上大烟卖老婆。”

《赌博谣》:“一心想赢,两眼熬红,三餐不看,四肢不勤,五业不搞,六亲不顾,七(妻)子不管,八方欠债,九穷一富,十分害人。”“涨大水漫城墙,赌博的光棍卖婆娘。不卖婆娘肚子饿,卖了婆娘进空房,孩子要吃奶,让谁去找他的娘。”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v

“车轱辘菜,马驾辕,老张家姑娘好耍钱。金钱扣,五百六,二两银子没输够。押上大红袄,红袄六挽袖。金豁露,银纽扣,三把两把顺大流。耸拉脑袋走回家,叫他额娘好顿揍。额娘找来亲娘舅,亲娘舅,卖猪肉。顺手给她一剥刀,咔嚓砍下一块肉。额娘哈腰捡起来,骂了一声败家的妞。‘赶快给我滚出门,这块就算离娘肉。也不肥,也不瘦,没有骨头光有肉。从今往后别回家,这回叫你耍个够。’”

《女儿难》:“黄豆粒圆又圆,养活丫头不值钱。三块豆腐二两酒,送到婆婆家门口,婆婆说,脚又大来脸又丑。”

“驴驾辕,马拉套,老娘们当家瞎胡闹。”

《光棍难》:“光棍难,光棍难,光棍死了没人埋;光棍苦,光棍苦,衣裳坏了没人补。”

“拨灯棍,一寸长,烤干灯碗就月亮。摸灯瞎糊爬上炕,哎呀,这炕怎么扎骨凉。”

“哎呀我的妈呀,破鞋露脚丫呀,让妈补一补啊,还能穿两天啊。”

《寡妇难》:“一呀更里呀,寡妇走进屋,一进那房门就觉得孤啊。灯也点不亮,孩子还一个劲的哭,怀抱着炭火盆滚下泪珠。”

“车轱辘菜,对角开,大娘喝酒二娘筛,三娘过来打奴才。奴才不是白来的,花红小轿娶来的,四两金四两银,四个鼓手把大门。开开匣,花针扎,开开柜,红绫被,开开箱,小靴小鞋一双双。”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土匪谣》:“马贼歌谣:老北风,项青山,还有红局和南边;东兴好把盐滩,久战驾掌寺就是蔡宝山;还有得好和靠天,野龙大龙有一千;老实人,南长天,多加双闸北霸天;东兴东新东边东霸天,打得好,跑得欢,蹚过浑河黑了天;张金生跑得欢,大炮不响怨老天,跑到牛庄急忙把门关;大老纪也算蔫,见了义勇军慌忙把腰弯,叫伙计搬浆子(杀猪),叫堂倌把茶端,跑到天津一去不回还。”

“兵剿胡子瞎胡闹,围村庄,放空炮,百姓哭,胡子笑。胡子来了吓一跳,胡子走了不知道,哪个敢睡安生觉。”

“若要官,杀人放火受招安;若要富,跟着皇帝卖酒醋。”“当响马,快乐多,骑着大马把酒喝,搂着女人吃饽饽(乳房)”。

“当胡子不发愁,进了租界住高楼;吃大菜,逛窖子,匣枪别在腰后头,花钱好似江流水,真比神仙还自由。”

《贪心谣》:“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皆俱足,又思娇娥美貌妻,娶的美妻生下子,又思无田少根基,门前买下田千顷,又思出门无马骑,厩里买回千匹马,又思无官被人欺,七品县官还嫌小,又思朝中挂紫衣,一品当朝为宰相,还思山河夺帝基,心满意足为天子,又想长生不老期,一旦求得长生药,再跟上帝论高低,要问世人心田足,除非南柯一梦西。”

《裹足泪》:“小脚一张,眼泪一缸。”

“高高山上一堆灰,看个王八驮石碑;王八犯的什么罪,卖烧酒时兑凉水。”

“出荷粮,出荷粮,出荷完了精光光,再拿什么养活爹和娘。”

“人交能的,狗咬穷的。”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衙门口,向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

“穷人身上三把刀:租子重、利钱高”

“兵匪多如毛;穷人路三条:逃荒、上吊、坐监牢。”

“胡子进屯要‘烟土’,官兵进屯先派饭;打精米,骂白面,不打不骂小米饭。”

“荒沙窝,病魔多,穷人有病别想话,斗米难换一付药,落得拔锅断烟火。”

“七月里,开江道,纤绳拉弯纤工腰。一家老少拖船走,日子好象水滔滔。八月里,走江道,纤绳拉弯纤工腰。一家老少难见天,好象罗锅攀山绕。九月里,拉江道,纤绳重来蚊蠓咬。一家老少赤条条,血汗点点染江涛。十月里,跑江道,纤绳拉断纤工腰。一家老少迎风口,又饥又寒苦难熬。”

“东家饭,真不善,刷锅水,烫水饭,大豆包,二斤半,吃不饱,还得干。”

“二流子,没有脸,一说你白瞪眼,伸着脖子光吃饭,东不管来西不管,抬起头来看看俺,十一二就不懒,再要耍奸不干活,吃饭要夺你饭碗。”

“小大姐整十七,再待四年二十一,找个丈夫才十岁。她比丈夫大十一。一天井上去打水,一头高来一头低,不看公婆待我好,定把丈夫推到井底!”

“南山顶上草一棵,为人不说俩老婆;说的多了光打仗,打起仗来闹呵呵。有心待把大的打,大的来的年头多;有心待把小的打,抹胭脂擦粉来哄我。大的小的一起打,满家的小孩哭又作。大的小的都不打,街坊邻居笑话我。”

“光棍(儿)苦,光棍(儿)苦,衣裳破了没人补;进屋冷膛冷灶,上炕凉被凉铺;闲了没人唠嗑,病了没人搀扶。谁知光棍(儿)苦,谁怜光棍(儿)苦。”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懒蛋子,你象啥?什么活计不想拿。这门出来那门进,说你脑袋一搭拉。这样活着有啥味,撒泡臊尿浸死吧!”

“抓劳工下煤坑,住席棚漏雨坑,活计苦把人坑,有病扔进万人坑。”

“麻雀乖乖,穿双花鞋。南门坐坐,北门打开。童子年年长,龙门岁岁开。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

“曲麻菜,似黄连,没有地,没有田,柜不锁,门不关,拿起扎枪去上山。”

“汗如雨,落泪红,伐木工人受苦情;朝天每日伐木头,自个住着破工棚。三伏天,雨涟涟,工棚难得一会干;衣服湿得象水洗,满地蛐蛇蛤蟆窜。冬腊月,雪满天,工棚八面透风寒;一块狍皮盖何处,四肢筛糠心打颤。”(注:此歌流传于解放前的穆棱伐木场。)

伐木工人住《伐木歌》:在上不蔽天的工棚里,冬冷夏潮,蚊叮虫咬,多患疥癣,重者患风湿麻木,甚至瘫痪而死亡。

“曲麻菜,开黄花,光棍有钱想成家。打张车票,奔回关里家。东庄相了俩,西庄看了仨,看中姑娘二妮啦。花了大洋一百八,娶了媳妇有了家。”

趣味类

《四大绿》:青草地,西瓜皮,王八盖子,邮电局。

《四大娇》:木匠斧子,瓦匠刀,跑腿子行李,大姑娘腰。

《四大黑》:包文正,呼延庆,锅底灰,黒驴腚。

《四大欢》:顶水的鱼,顺风的旗,十八的姑娘,大叫驴。

《四样宝》:蚊子、瞎蠓和小咬,刨锛叨肉树上嚼。

《三大奇》: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落到饭锅里。

《发财谣》:兴安岭,发财迷,河里鱼儿,桦树皮儿,山上人参,小黄芪儿。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三大怪》:关东山,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十七八的姑娘叼着大烟袋;养活孩子吊起来。

《三件宝》:关东山,三件宝,人参、貂皮、靰鞡草。

“下雨下雪,冻死老鳖;老鳖告状,冻死和尚。”

“守啥人,学啥人,守着巫婆跳大神。”

“笑话人,不如人,笑话随后就撵人。”

“大毛愣(星星)出来,二毛愣撵,三毛愣出来干瞪眼。”

“天上下雪地下滑,自己跌倒自己爬。亲戚朋友拉一把,酒还酒来茶还茶。”

《东北大反话》:“大年三十亮晶晶,正月十五黑咕隆咚,天上无云下大雨,树梢不动刮大风,公鸡得了月子病,克朗(公猪)得了产后风。”

《东北大玄话》:冰天雪地种庄稼,白菜能长磨盘大,萝卜能七八,苍蝇踩得房梁响,老牛爬在鸡架上”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拴住男人的心,先栓男人的胃,拴住男人的胃,从小到老一条被。”

“大葱蘸大酱,越吃越胖。”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

“大个门前站,不用打扮也好看。”

“一把火,二把火,太阳出来晒晒我。”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打伞,我有大头;背儿头背头,下雨不愁,别人打伞,我有背头。”

“跟我学,长白毛。白毛老,吃青草。青草青,长大疔。大疔大,穿白褂。白褂白,今天死了明天埋。”

“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开当铺,五斗六斗背花篓,七斗八斗绕街走,九斗一簸箕,到老稳坐。”

东北老民谣(三)时弊、趣味类

《十二月歌谣》:正月里来正月正,音会老母下天宫,元吉河海把念,安士姑子随后行。二月里来是新春,天龙龙江跳龙门,跳过龙门下大雨,五谷丰登太平春。三月里来三月三,占奎女子把菜挖,出门碰见林根玉,找到永生配姻缘。四月里来四月八,红春婊子上庙耍,合和兔子头引路,后跟汗云老王八。五月里来五月五,青云小姐做媳妇,定打嫁妆陈板柜,定打头面李明珠。六月里来去乘凉,九宫戏子把戏唱,茂林先生去看戏,领着曰宝小徒郎。七月里来七月七,青元本是胡仙执,八山瞎子来算卦,富孙放牛不信之。八月里来八月八,元桂就把猪来杀,我的东家翁有利,万金财主把肉割。九月里来九重阳,天申打柴下山岗,火官背着机关炮,吓坏坤山兽中王。十月里来是立冬,只得必德回家中,二人同心去偷盗,遇见三怀黑狗精。十一月里雪花飘,出门碰见王至高,上招上了能行马,却把吉品吓坏了。十二月里整一年,正顺打渔回家园,并力挑些万担水,光明剃头过新年。

“一去宁古塔,去一个回来俩。”

《看秧歌》:正月十五闹元宵,秧歌队过来了,小姑就把嫂子叫,俺的对象他来了。不用叫,知道了,抱着孩子往外跑。腿带开,门坎高,一块砖头绊倒了。跌了孩子,扭了腰,孩子哭,狗儿叫,秧歌队,过去了,哎!啥也没看着。(插画:鲁昱彤)

相关链接:

东北老民谣(一)生产、伦理、爱情类

东北老民谣(二)祭祀、习俗、童谣类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我们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