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传说 > 河北邯郸武灵丛台“夫妻南北,兄妹沾襟”的典故

河北邯郸武灵丛台“夫妻南北,兄妹沾襟”的典故

作者:深谷幽兰wd来源:网络2019-09-08 20:07:45
河北邯郸武灵丛台“夫妻南北,兄妹沾襟”的典故

《丛台别》《二度梅》凄美的爱情故事

第一回   梅史两家指腹为婚,同窗同年共结莲理

唐朝;梅魁和史晓仁为同窗好友,大举之年,同举进士,同朝为官,二人相交甚厚!又同时结婚,梅史两夫人,为闺中密友!一日、两夫人相商曰:你我姐妹同时怀孕,乃天赐也,若生男儿,同结金兰,若生女儿,共结姐妹,若一儿一女,同结莲理!两夫人大快,梅史二人亦允。满十月,梅夫人产一子,名良玉,史夫人生一女,名贞娘,抓周日,两府并设宴款待宾客,酒席宴会上,梅史二人公告亲朋云:梅史两家今日定亲!十五年后的今天、请诸位亲朋来吃喜酒!今日请诸位高朋作证!随命先生写贴,下婚书,过礼!礼成,歌舞庆贺!日后两家往来更勤!良玉贞娘三、四岁,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玩耍要好!良玉四岁进学,习圣贤书,四书五经,至七岁,诗词歌赋,云诗答对,初露锋芒。梅魁为官十四年,清正廉洁,官位不升。

一日相爷卢杞,命梅魁来见,梅魁进见未带罕礼,卢杞不悦,怀恨在心,适时机、待报。且看卢杞奸相、怎样迫害忠良。

第二回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遭受迫害满门抄斩

话说那日,卢杞奸相,对梅魁心有怀恨,待机报复,一日上朝,向皇上进馋言曰:知府梅魁,不出政绩,不能安抚一方,不思报效皇恩,对朝廷颇有微词!深怨圣上不予加官,现有罪证在此,请皇上龙阅!

皇上接证在手,大怒,下圣旨,满门诛之。梅家上下十几口人,尽诛之,幸好那日良玉与母亲回舅父家小住,良玉母子躲过一劫,良玉舅父携家眷,弃家而逃。至乡下,隐名埋姓过田园生活。梅夫人让良玉儿投奔岳父史家,梅夫人逃往娘家弟弟家。不知史丈人是否收留,且听下回分解。

这便是:时运来了推不走,祸事临头惊破天。

第三回  公子逃亡急奔岳丈  岳丈悔婚书童丧命

梅母命儿良玉投奔史岳丈家,儿听从母命,到史岳丈家躲避一时,只带书童一人,白天二人也不敢走路,满街贴的是逮捕公文,画影图形,生怕人见着报官,昼伏夜行,担惊受怕,忍饥挨饿,受冷挨冻,千难万险地来到岳丈居住的家门口,远远看见岳父家的府邸,朱红的大门,金漆的对联,里外站立许多的下人伙计。

良玉就要上前认亲,却被书童拦住,曰:公子不可冒失,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不可不防!请公子和我换过衣服,待我进去试探,看亲家变心否?如若不变心我来叫您,若亲家变心,我便出不来了,请公子在后门看等,我若活着还好,如活不成,请公子改名换姓隐藏起来。梅公子眼含热泪抱住书童痛哭云:自小你陪我读书,我上无兄、下无弟,玩在一起,吃住在一处,如同兄弟,今日让你替我、我不忍心!书童回道:公子不必伤心,书童乃是梅大人收留的无家孤儿,若不是梅大人、书童早已冻饿而死了,良玉含泪脱下衣服与书童换过。

书童进了史府,门子下人拦住,书童说:告诉你家老爷、就说梅府梅公子求见,我是你家小姐未过门的夫婿!门子说:公子少等,我报老爷去,一会门子出来说,老爷请公子后堂休息,史家的丫鬟婆子听说小姐的夫婿来了,都来偷看,丫鬟早已报小姐知道!

书童坐在后堂不见史老爷来,心想史老爷忙呀,两个时辰过去了,一会下人送茶来说:我家老爷让公子先用茶,一会就来见公子!下人退下,书童端茶吃下,一会腹痛难忍,不到半个时辰口鼻出血而亡,小姐正和母亲商量留下梅公子,谁知晴天霹雳、梅公子被父亲毒死。小姐痛哭,恨父亲无情,小姐想,一女不适二夫,梅公子死了,我如何能活?回秀楼随后一条白绫自尽。

良玉在外等了三个多时辰不见书童出来,心里焦急!绕到后花园门口想进去看看,谁成想还没进去,却从里面出来四五个家人,口里说着买个薄皮的棺材就行,那个家人说,小姐也死了,这会子上哪买上好的棺材去?

良玉躲在树林里到天晚,只见四个下人抬着一口白茬薄皮棺材出来挖坑埋了。

良玉听到的、见到的、全是梅公子死了、小姐死了的话,等史家下人去了,良玉来到书童坟上,扣头痛哭,又想起书童的话,让我隐姓埋名不可暴露身份,赶快逃离他乡。。

这便是:小书童知恩仆替主,忘情谊丈人害女婿。

第四回  梅公子隐藏仁和寺陈尚书观花借花童

梅良玉知道,书童和小姐都是受自己牵连而死,又怕暴露身份,赶快逃离他乡去了。

这一日又饥又渴,走的都是人迹稀少的地方,来到一座山上,远远地看到一座寺院,坐落在半山腰,树木华茂,寺院洁静,寺院门上写着三个大字“仁和寺”,便进寺院讨口水喝,有小和尚接待,端给水喝,良玉谢过,良玉问小和尚主持可在,和尚答:在,良玉来见主持曰:吾要出家,也做和尚!主持见良玉年少,相貌清秀,俊朗。主持问:为何出家?良玉谎说:主人南迁,我与主人走散,家中也无父母,无落处,便想出家!主持看他年少,不予剃度,又问会何技能,答:侍花锄草,主持留下良玉。每日剪花浇水除草外,就陪主持下棋,晚间看书,主持疑曰:此书童喜书,看气质品性全然不象书童,倒象佳公子,每问不答,垂泪。

一日主持的好友陈尽忠,官居尚书,来访,陈尚书和主持对弈时云:我看你的花园花美,你好有闲情雅性,你倒会弄花养草呢!主持笑答:非老衲会伺弄,是花书童善锄。原来是一人家书童,因主人南迁与主人走散的,没去处就来我这落脚,陈尚书说:我家也有花园,有花不绽,就是不长,可否请主持借花童与我伺花?主持笑曰:送你花童。陈尚书高兴地问:花童、你叫什么名子,良玉答:王喜童。陈尚书带良玉回府。

这便是:因养花得遇陈尚书,陈尚书原是父好友。

第五回  梅开二度挚友欣慰  尚书赐女喜订良缘

陈尚书借花工喜童,带回府中,良玉自来到陈尚书府,晚睡早起勤于侍花,锄草剪花施肥浇水,管理的花园土地平整,乱草尽锄,不上三个月,把个花园管理的、枝繁叶茂,红肥绿瘦,红粉白绿,分外妖娆,清溢飘香,喜的个陈尚书时常来梅园赏玩,有时在梅园里看书或下棋,尚书有时也和良玉对弈谈天,良玉在陈尚书府暂时有了安身的地方,每天除了侍弄花草外,晚间就放心的看书作画,研究诗词文章。

且说:梅开正艳,郁香正浓时,天也有些寒冷,良玉正用锄头往梅树根部堆土,准备过冬。忽一日狂风大作,冰雪交加,梅花残落,呼吼风嚎地刮了半夜风雪,良玉哭扫落梅,口中念念有词:上苍绝吾耶,上苍绝吾耶,陈尚书度至梅园倾听之,问曰:为何哭泣?良玉答曰:梅落心痛,即哭。

尚书见梅落也心有不快,暗自思量我和梅年兄同举进士,梅年兄一家被奸相所害,不知可留下后人?如若无后岂不太惨,上苍不公啊!不由地落下俩行清泪,良玉慌忙跪下磕头,以为自己扰尚书歇息,连忙告罪,尚书曰:不与你事,吾的挚友梅魁,得罪相爷,招至祸殃,一家被满门抄斩,吾念梅年兄为人清正廉洁,所以心烦,随命家人设香案摆供品,为梅家祈祷!上苍保佑,不知梅家可留下一男半女否?若留有后人,上苍可让梅开二度!梅若不开,我愿出家为僧!

良玉退下,自去梅林内哭泣,陈尚书观良玉形迹可疑,不象花工,倒象公子、品佳质美,随叫花工来书房问话,问你到底是何人?但说无妨,良玉谎称王喜童是也。

异日天放晴朗,梅花怒放更浓,清香浓郁,良玉喜极而泣,挚梅报喜,口呼老爷!梅开二度也!陈尚书随良玉来到梅园观看,果然是梅开二度!又命下人设香案感谢上苍!梅家有后无殒!花童亦磕头祝天!陈尚书心明,此花工有来历,再问:良玉以实相告,曰:抄斩前那日我和母亲去舅父家小住,幸免于难,后逃至岳父家岳父悔婚,书童替我丧命,史小姐为我殉情,一一向尚书道来,陈尚书感念,父不如女念情,其情可叹!

且说尚书和夫人商量把女儿许配给良玉,夫人亦允,尚书把女儿陈杏元、儿子陈杏春叫来,互序长幼,良玉年长为兄。此后便以兄弟、兄妹相称。良玉和陈公子一起读书。陈尚书叫良玉到书房曰:老夫有意把女儿许配于你、你可愿意?良玉立即跪谢磕头!感激涕零!尚书曰:暂时兄妹相称,待日后成长成人老夫便给你们成婚!

这便是:因梅开二度认伯父,陈尚书念情订良缘。

第六回 兄妹分离丛台赠钗  夫妻南北兄妹沾襟

陈尚书把女儿陈杏元许配给梅良玉,良玉感激不尽,陈尚书吩咐老管家告诉下人们,以后见梅良玉叫公子,即日起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日后是陈家的乘龙快婿!老管家陈进去了,夫人让人给良玉换上公子服装,每日和陈公子一起读书,闲时也锄草浇水伺弄花草,转眼阴历八月十五快到,全家准备过节。

陈尚书每天忙于公务,朝廷总是战乱不停,边关告急文书一天几次来,大臣们上书对策。丞相卢杞上朝奏本曰: 圣上,依臣看边关不用派兵打仗,只要与番邦和亲就永无战乱之争!皇上一听,高兴地说:和亲倒好,就是得让公主去,现在哪有合适的公主呢 成年的都嫁了,小的还小,不行啊!

卢杞说:皇上现在有一个合适人选,陈尽忠陈尚书之女,陈杏元年方十四,容貌绝好,让陈尚书之女进宫、皇上认她为义女代公主和亲岂不更好?皇上一听高兴的说:朕准奏本!传旨!陈尚书还不知道呢,圣旨就到了,一家人惶恐,接圣旨起即日得进宫,女儿杏元哭哭啼啼,母女难分难舍的进宫了。良玉以表兄的身份送陈杏元去,好好的一家人就被卢杞给拆散。

这天是八月十三梅良玉和内弟陈杏春二人送杏元,一路上兄妹有说不完的话,杏元小姐托付梅良玉好好照看父母和兄弟,良玉一一应允,路上走了二三日,官军催的急,这天来到邯郸丛台,弟弟杏春说:梅兄和姐姐请上丛台,小弟在此把守!良玉和杏元小姐登上丛台来到了“据胜亭”兄妹抱头痛哭,分离即在,永无相见之日,好不伤感,哭的个昏天暗地,苍天落泪,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戚戚!

良久杏元小姐从头上取下一支玉蟹金钗赠给梅良玉说:梅兄妹此去凶多吉少,你可好好保留此钗!见钗如见妹,良玉接钗在手,哭云:杏妹放心,人在钗在,钗丢人亡!随即提笔在“据胜亭”门上写下八个大字“夫妻南北,兄妹沾襟”此时番军催着快走,无可奈何兄妹就此别过。走下丛台番军接过抬杏元小姐的轿子一路往雁荡山行去。

杏元小姐行至雁荡山叫住抬轿之人说:停停轿,跟随小姐的丫鬟下人都停住了,小姐说:过了雁荡山就是番地,我要上山拜一拜我的家乡和父母!小姐上得山来,整理好衣服朝着南方拜了三拜,哭着说:父母啊!您们养女儿一场,女儿不能给您们尽孝!杏元此去永无相见爹娘了!随即一头跳下了雁荡山。

这便是:可恶的奸相害忠良,弱女子替国出战场。

上一篇:晚清名臣李鸿章与合肥方言

下一篇:没有了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