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习俗 > 送寒衣

送寒衣

作者:段恭让来源:网络2016-08-25 00:09:21
送寒衣

农历十月初一,给故去的亲人送寒衣,是我家乡的风俗。也是中国人的风俗。

明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春场》:“十月一日,纸肆裁纸五色,作男女衣,长尺有咫,曰寒衣,有疏印缄,识其姓字辈行,如寄书然。家家修具夜奠,呼而焚之其门,曰送寒衣。新丧,白纸为之,曰新鬼不敢衣彩也。”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送寒衣》:“十月朔……士民家祭祖扫墓,如中元仪。晚夕缄书冥楮,加以五色彩帛作成冠带衣履,于门外奠而焚之,曰送寒衣。”

十月一快要到了。我非常思念我的父母,你们在那边过的好吗?衣服够穿吗?

小时候,我就看到我妈给我外婆外爷做寒衣的情景,她先买了白纸,在给上面染成黑色,蓝色,放在太阳下面晾干,然后比划着衣服样子,剪裁好。用浆糊把应当缝的地方粘起来。她神情肃穆,做的一丝不苟。让我们围着看的娃娃们为之感动。妈问我们:“将来我老了,进地肚里咧,你们会不会给我送寒衣?”姐弟还没有说话,我就抢先言:“妈,你就不会老,不会进地肚里去。”这是我的真心话。忙前忙后,笑盈盈的,浓烈的爱着我们的妈,怎么会老了呢。这个老是家乡方言,去世的意思。妈听了摇头一笑说:“没有结在世上的人。”她给我姐教说着寒衣的做法。我和弟弟就去外面疯耍去了。再回来,看见妈已经做好了那些东西,热泪盈眶地正在叠起来。放在篮子里。准备下午去新寨,送到外婆外爷的坟头上去。

双亲在世时,老爸敦厚耿直诚实,老妈勤劳热情幽默,两人一辈子都是乐善好施,与世无争。大约八十岁以后,两人就拒绝再为他们做新衣服。给我父亲说他不要,我妈就说笑嘲弄他:“那个人瓜着呢,娃给你买衣服,你还推辞啥呢?"我父亲就笑着说她:“那给你做吧。”我妈手就摇起来,“我还结到世上啊?能穿完吗?”

老爸是个吃得亏,重情意的好人。现在我湖边巡查,经常碰见他的老朋友们,对于他的人品,性情赞不绝口。他的一个朋友,六十年代借了他贰百块钱,到1993年才上门给他还了。家大人多,经历自然灾害多少苦日子,他无论多么困难,从来不张口要。解放初,他从西安破产,跑到宝鸡福顺祥商贸行重新当学徒,这家天津掌柜的二少爷王孝,也是他这个学徒娃抱大的,王孝后来是宝鸡一家工厂的党办主任,两人一直有走动。我父亲临终时间,王孝来看他,含着眼泪对我说,“虽然我把他叫哥呢,在我心里,他和我的父亲一样亲。他不光把我抱大的,多少年,我的组织问题,婚姻问题,每一步他都操心着啊。”我知道:我父亲是念他早已去世的老掌柜的好。这么一个敦厚诚实的人,在五十年代,曾经是五金行业的副经理,宝鸡市的先进生产者。照片上他站在那些毛领子皮大衣的领导中间,就显示出平民百姓和官家人的不同气象。

那一年,有一个榆林的小伙子,闯进我宝鸡的家。问我是不是火烧寨的谁谁谁?我却不认识他。人家把我那个两室一厅都看了一遍,问我:“老娘没有在这里?”我说:“开春回去了。”我问他叫个啥?有什么事情?他只是笑,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说:“我舅家也是新寨的。我现在也宝鸡工作咧,来看看老人。”他是怎么打听到我的住处?为啥要看一个不认识的老人?一概不知道。问他,他一直是羞羞答答说不出口。看他比我小十岁左右。确实是榆林人。因为我问了几个榆林人的名字,他都知道。

12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