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民间习俗 > 民间认干爹干妈的习俗

民间认干爹干妈的习俗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4-7-15 16:14:16
民间认干爹干妈的习俗

认干亲在北方叫认干爹干妈,江南称作认寄父寄母,俗称拜过房爷、过房娘。做父母的认为,小孩认了干亲,就可以借别人的福气来保佑他平安长大。干亲一般在至亲好友中寻找,但大多数人家喜欢认儿女多的人或贫寒的人作义父母,理由是:儿女成群人家的孩子就像成群的小动物一样,容易长大;贫寒人家的儿童不娇贵,就容易抚养。认干亲可以不止一人,如安徽寿县认干爹多至八人,到认满八人时,八位干爹共同铸一项圈给孩子挂上,就意味着孩子由八户人家的福寿共同护佑着了。

干爹干妈,又叫义父义母,寄父寄母,从南北朝时期起,义父子/干爹干妈的现象开始出现。如北魏时,“隐士赵逸来至京师,汝南王拜为义父”。 北齐时的权臣和士开,“富商大贾朝夕填门,朝士不知廉耻者多相附会,甚者为其假子”。到了隋唐以后就更普遍了,如安禄山先是被幽州节度张守硅“养为子”,后来又成为杨贵妃的养儿。唐末五代,认“义父子”现象更是极为盛行,当时军阀无不收养义子。后唐太祖李克用的假子义儿很多,甚至建立起了“义儿军”。欧阳修在写《新五代史》时还专门立了《义儿传》。神话故事西游记里,托塔天王李靖也有个干女儿金鼻白毛老鼠精,在陷空山无底洞落草为妖。到了现代,只要稍微注意下,你就能发现身边不少人已经有了干爹干妈,或已经认了干儿子干女儿。拜干爹干妈在民间可是一件大事,不是两人说下就行了的,因为这可是确定为一辈子的事,是两个本来没血缘关系的家庭通过这个关系成为了亲属关系,是需要经常来往的,互相帮扶的。甚至会些很郑重的仪式,会需要一些对应的仪式礼物,比如福建会需要猪脚和细面做礼,具体仪式和所需要的物件各地差异很大。

普通认干亲的仪式,只要孩子向干爹妈磕三个头,改口称呼干爹、干妈就行了。富厚人家则要选吉日,办酒席,热闹一番。认干亲的双方要相互送礼,孩子孝敬的礼物常有干爹的帽子、干妈的鞋子、衣料以及素菜十碗和糕桃烛面等。干爹干妈为孩子准备的礼物中,除了兜肚、衣帽之类,还一定要有饭碗、筷子和长命锁。有钱人家多打制银碗银筷,也可以到寺庙去买木碗,但决不可用易碎的瓷碗,万一被打碎,那可就不吉利了。认干亲后两家常来常往,共同关心孩子的成长,孩子因此得到更多的温暖,家长间也增进了情感。这一风俗虽由迷信而起,却具有浓厚的人情味,因此很能为人们接受。

认干亲还有些特殊的风俗。如贵州曾流行过拜过路者为干爹干妈。孩子的父母择黄道吉日,在大路旁陈列果品,焚烧纸钱,看到第一个过路人,即请他做孩子的干爹或干妈,这个人也不可推却。江西的一些地方如孩子多病,就到街上找一乞妇为干娘,孩子跪拜日时,他的父母在一旁念道:拜干娘拜干娘,今后与干娘一个样。乞妇则用“贱头贱脑”四字来回答。以后乞妇常用讨来的饭食去喂孩子。为什么要认乞妇为干娘呢?原来,人们认为生命越贱越易成活,以求乞为生的人餐风宿露,仍能顽强生存,认了干娘,小孩就可如干娘一样有顽强的生命力,不会为疾病所困了。

由于受科学发展水平和人们认识水平的限制,过去人们总以为人间的生死祸福都是由神鬼决定的,因此,民间还有认鬼神为干爹妈的。此外,还有拜自然物为干亲的风俗。如湘西土家族人在孩子周岁以内寄拜给大树、岩石、水井,或寄拜给猪、狗、鸡等,同时以此命名,或叫岩保、水妹,或叫猪保、狗娃,据说可以消除灾星,易养成人。其实这种风俗是原始信仰中自然崇拜的遗留和转化。人类祖先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内对客观世界缺乏了解,因而对大自然极为敬服。他们认为动物、植物都是有灵的,尤其是那些在人类生产、生活中有较大价值、关系密切的自然物对人间祸福更是至关重要。于是,生活中最常见的动物、植物都成为孩子们的保护神了。

拜干爹干妈的原因都有哪些呢?

拜干爹干妈的最常见原因:孩子身体不好。

网友A说:我是刚出生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好,感冒发烧不断,跑遍了周围的儿科医院,传闻中的儿科圣手,都不见好,后来父母病急乱投医跑去搞了迷信,算命的说只要拜干亲就能好了,就拜了邻居做干爹干妈了,还用他家的姓另取了个挂在他家族谱下的名字,可能是后来长大点体质好些了吧,身体居然也就慢慢的好起来了,但这门亲戚关系也就定下了,干爹干妈都是普通的农民,小时候就非常疼我,现在逢年过节的也拎些烟酒补品的回去看看他们和干哥哥的儿子。

因健康而让孩子拜干爹干妈的是最普遍的原因,比较讲究的地方会选个好日子,父母亲要准备好酒菜邀请干爹干妈过来(有些地方的则在干爹干妈家操办),还需要给干爹干妈礼物,当然,做干爹干妈的也会回个礼。通过这个仪式,两家人就成为了关系非常好的亲属,干儿子干女儿很多大事是需要出面的,甚至买房结婚都需要出钱。民间认为,身体不好的孩子拜了干爹干妈能消除灾星,就能健康成长。

比较有趣的是有些地方的干爹干妈是临时性的。在郑州,开封一些乡下还有“碰干爹干妈”取小名的习俗,说婴儿出生头一天早上,孩子父亲就要出门碰,碰到谁就要让他(当成干爹干妈)给取个小名,因为对方毫无准备,所以小名也就多了很多狗剩,二狗子,猫儿,粪球之类的难听的称谓,习俗中也有说小名取得难听的孩子更好带,更不容易被阎王收走的说法。这个习俗现在执行得少之又少了。也有些地方求小名的模式不会这么随机,孩子父母会安排好线路,让当地比较有知识的有地位的人或比较熟悉的亲人朋友事先在那候着,这样取出来的名字就会好很多。

拜干爹干妈的诡异原因:童子命。

会提到这个原因的,都和算命的有关。如果说刚讲的孩子健康不利就拜干爹干妈为习俗的,未必是经过算命先生指点的。而童子命的说法,那一定是和算命先生有关,网上搜下童子命,吓人的内容一大堆,有术士专门以此来赚横财,一句你是童子命,需要做多少场复杂的法事,吓得很多人战战兢兢,魂飞魄散!民间化解童子命的方法好简单的,就是拜干爹干妈。

具体怎么判断童子命,童子命会有什么要的遭遇,这个我就不罗列了,这一套那一套的。你只要知道民俗中的化解方案,没有网上那些假道士们弄的那么复杂,那么凶险,至于什么换身,换八字的做法更是诈骗术,他们要真能换身,换八字,世界各大首富的命早就被这些人换给自己或自己孩子了吧。

拜干爹干妈的功利原因:找靠山。

找一个事业,名声,财富不错的人做靠山是很多人都会干的事。本质上是一种生存需求,情感需求导致,特别是当一些膝下无子的权贵,做他们的干儿子(义子)可就不仅仅是得到事业生活支持,甚至有可以分家产的好处。

这世界会有这种现象,也是需求导致,人家两方都愿意,外人就无需羡慕妒忌恨啦。

拜干爹干妈的温馨原因:有亲情的感觉。

在社交过程,有时候会遇到待自己犹如父母一样充满亲情感觉的人,或看到个孩子,会觉得这要是自己的孩子就好了。这种因意识中的喜欢而产生拜干爹干妈的想法,不少见。甚至有些自己都还没结婚的人都开始认些孩子做干儿子干女儿,这在习俗上是不允许的,老人家会说自己未结婚而认孩子做干儿子干女儿的会严重影响自己的婚姻,会让自己的感情变得很不顺利。因为大部分的这种拜法都没有特别的仪式,甚至没有两家人的认可,这种最温馨的原因导致的干爹干妈的关系变得最不稳定,也最难持久。

认干爹干妈好吗?

1、首先,第一种说的认干爹干妈,是这个孩子命中所犯克父克母关,不好抚养,老是闹病,用尽了各种法门都不好,最终认了一个没有亲儿亲女的男子或女人为干爹干妈,以这位男子或女人命中没有亲儿亲女的戾气,来冲刻化解这个孩子命中关口,不仅这个孩子从今以后不在闹病,健康茁壮成长;就连这位被人认做干爹、干妈的男子或女人,也会福德绵长,子孙兴旺,笔者就亲眼见过一对年过45岁都没有亲生子女的夫妻,再认了一个干儿子5年之后,老来得子,合家欢乐。

2、其次,第二种说的认干爹干妈,还是说这个孩子命犯各种关口,认了活人的干爹干妈之后,仍然不见好转,最后认了仙家、树木、石头等灵体为干亲。甚至有的小顽童,必须要直接认灵体为干亲,才可以好病出灾。认了干亲之后,干爹干妈一定要给干亲起个名字,且这个名字就要叫开叫起来,原则上来说,人间户口本上的名字也要改过来,如果实在改不过来的,也要通过法事禀报说明,总而言之就是这个干亲的名字必须叫起来,叫不起来,叫不响,那么这个干亲就算是白认无效了。在萨满仙门中,胡仙的干亲最多,且世代相传,干爷爷,干奶奶,干姥爷,干姥姥,代代相传,灵验非常。

认神树和神石的干亲也非常多,这点在他们的名字中就能够看出来,譬如石头儿、拴住儿、山杏儿等即可知晓。认灵体为干亲的法门,是有着极其严格的规格立法的,皆是要在一位得道的师傅指点下去做即可,不可胡乱为之,必须谨慎对待,因为这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同时,在萨满仙门中,认堂口仙家为干亲,多数都是打关之后行认亲礼,名字多是关字开头,譬如关锁、关穗、关成等皆是此意。

3、最后,第三种要说的就是因为世人不懂认干亲这个法门中的深奥道理,而胡乱认干亲的后果是最不好的,且还是最难化解的。譬如,很多朋友圈子中,有的朋友先有孩子了,这些还没有生孩子的朋友,就会说什么认干亲呀;或是有了孩子的朋友之间互相认作儿女亲家;或是自己有孩子,看别人家孩子聪明可爱,非得要认为干亲的,皆是不如法的,轻者影响自己的福报运道,重者连自己亲生儿女的命数也会丧尽,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不要随便拿这种事开玩笑。同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那些喜欢养宠物的朋友们,尤其是喜欢管宠物叫儿子、姑娘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了,六道不同,人兽有别,殊不知你叫了一生宠物为儿为女,不光丧尽自己和子女的财运卦数,就连宠物也是受不起这人类的称呼,死后必下无间地狱。

各种类型的认干爹干妈、认干亲,都是为孩子消灾除病,祈祷福寿,反映了做父母的对孩子的殷切期望。正因为如此,认干亲这一习俗,才会广泛流行于我国的南北城乡。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站长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