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建筑文化 > 河北定州文庙

河北定州文庙

作者:王鹏柱 共和营来源:网络2020-6-1 11:05:47

园林式3A景区

我们在游览这座古庙的时候,殊不知也在古老的生态园里徜徉。说定州文庙,绕不过的是东坡双槐。东坡双槐是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任定州知州时亲手所植,夏季里枝繁叶茂,浓荫蔽日,给文庙平添了几分文人色彩。植于明万历年间苍劲的古柏,使文庙更加庄重而肃穆,昔日里枝头上栖息着成群的猫头鹰,也是文庙的一景。

槐抱椿,是指一株椿树生长在主干中空而呈半圆形的古槐里边,相依相靠,奇巧的姿态,好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也有拥抱春天的美好寓意。连同平山文庙的柏抱桑,恐怕是只有文庙里才会出现这样的自然奇观。      

近代,又零星植入新的树种。那棵参天的银杏,已进入胜果期的年龄,这个长寿的老树种,早已做好了永远陪伴千年文庙的准备。月台前的两棵桑葚树,树冠呈巨大的球形,冬季里显现的是卷曲的枝条,像烫了发一样。这两位贵妇人长跪不起,一直在这里朝拜。还有那成片的草坪,盆栽的花草,给文庙带来了无限生机。落星石质朴坚实,色赤黄如璞玉,昔日曾被奉为神物。《卜算子》一首,讲述着它的身世。角落里的记事碑,诉说着文庙不平凡的岁月,以及历朝历代志士仁人对它的关怀与厚爱。回到西院,这里古柏更显苍劲,古槐树龄虽不比东坡双槐,但依旧沧桑。春季里紫荆丁香竞相怒放,一片片小竹林,把明伦堂点缀得格外漂亮。这里是超早版本的“清华园”。

庙学合一

回顾定州文庙所走的千年历程,它是庙学合一的典范,一直被世人称道,“中山庙学甲天下”是当之无愧的。

定州文庙的兴衰与朝代的更替和儒学受尊崇的程度息息相关,历史文献多有记载。五代是定州文庙承前启后的发展期;北宋是高度发展的时期,经知州韩琦的大力维修和拓建,它进入了第一个辉煌期;明代进行了多次增建或维修,庙学更加注重实效,它进入了第二个繁荣期;清代对孔子和儒学的尊崇更胜于前朝,文庙不仅在原址得以重建,到道光朝迎来了它的第三个辉煌时期,现在的格局基本保留了道光时期的原貌。

1988年,节孝祠得以修缮,据说所用砖木来自于西关王家大院的旧民居。1993年维修了魁星阁。近些年还发掘出了基本完好的泮池,还修复了文庙的其他辅助性建筑。1995年棂星门得以重建,恢宏的气势让文庙熠熠生辉。2006年戟门得以改建,原先面阔三间屋宇式建筑,虽然可以穿堂而过,但不符合门的制式。2015年,西院以明伦堂为主,得以修复,整个院落命名为中山书院,为此任振焦赋《重修中山书院记》的长诗,刻石镶嵌于大门东侧,其内容不仅是记事,也回顾了历史,同时展望了未来。

北宋儒帅韩琦任定州知州时,拓修文庙在历史上是划时代之举,他“即庙建学”,庙学一体,形成了前庙后学的格局,定州官学正式成立,文庙的祭孔功能和作为官学为国家培养人才的教育功能兼而有之。到了明代成化年间,知州裴泰把明伦堂改建于大殿的西北,即现在的位置,把韩琦时期的“前庙后学”变为了“东庙西学”。而后,西院又增设了有助于讲学的许多设施,并具大刀阔斧之势,且成效显著,为定州夺得了“状元之乡”的美誉。王府式大门和仪门的设立,使这所州学更加气派,俨然成为了一方培养人才的阵地。从民国到现在,先后是女子高等小学、师范学校、冀中职业学院,百年来为国家培养了不计其数的栋梁之才。如今,定州的小中高等各项教育,已遍地开花,蓬勃发展,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与定州尊师重教的传统,有着重大关系。

文庙中、东院,博物馆曾占用东西两庑和其他建筑。起先,文庙东西两庑,是附祭孔子的弟子及历代明贤大儒之所。在位置设置上,北端为孔子弟子,南端为名贤大儒。两庑祭祀先贤先儒的人数,到了清末达到156人。还有东西官厅及其它闲置房舍的布置,需借助其它文庙的陈设内容及格局,进一步补充和完善,让这里成为真正体现儒家思想的殿堂。


12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我们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