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古今第一善书《太上感应篇》

古今第一善书《太上感应篇》

作者:青衣浊酒来源:网络2020-6-7 19:05:41
古今第一善书《太上感应篇》

《太上感应篇》篇幅不长,计一千二百多字。主要借太上之名,阐述“天人感应”和“道教承负思想”。

意义:

《太上感应篇》重视行善去恶,目的在于求道,因而它首先是一部道书。这是我们需要指出的,否则就无法全面认识这部影响广泛的古籍。尽管如此,《太上感应篇》所竭力倡导的善行,竭力主张去除的恶行,诸如爱国爱民、敬长爱幼、慈心于物等等思想,都是中国传统美德的组成部分,经《太上感应篇》的提倡,就更加深入人心,对规范世人的行为是大有帮助的,这正是它的意义所在。

思想:

《太上感应篇》 它提倡“积德累功,慈心于物”, 强调“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怀幼”,则体现了儒家伦理。在儒家学说中,尤其强调五伦纲常,认为君臣、父子、夫妇的等级界限分明,而在《太上感应篇》中亦以“扰乱国政”,“违逆上命”、“用妻妾语”、“违父母训”、“男不忠良,女不柔顺,不和其事,不敬其夫”作为恶行的准则。可以说,《太上感应篇》实际上建立的是,以儒家道德规范和道家道法自然为标准的立身处世准则。

内涵:

《太上感应篇》充分体现了对鬼神权威的敬畏 。该书认为天上、地上和人体内都有录人罪过、降祸福于人的神或鬼,如大地上的司过之神,天上的三台北斗神君和人身上的三尸神,它们对人的规范和约束是时刻存在的,人应该敬畏他们,对象征神鬼的日、月等物皆不可不敬,故而把“唾流星、指虹霓、辄指三光、久视日月”都视作恶行;而“无故杀龟打蛇”也会引起“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责乃殃及子孙。”

原文: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纪算。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辄上诣天曹,言人罪过。月晦之日,灶神亦然。

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其过大小,有数百事,欲求长生者,先须避之。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不履邪径,不欺暗室;积德累功,慈心于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怀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遏恶扬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

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

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 苟或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阴贼良善,暗侮君亲;慢其先生,叛其所事;诳诸无识,谤诸同学;虚诬诈伪,攻讦宗亲;刚强不仁,狠戾自用。

是非不当,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谄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赏及非义,刑及无辜;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诛降戮服,贬正排贤;凌孤逼寡,弃法受赂;以直为曲,以曲为直;入轻为重,见杀加怒;知过不改,知善不为;自罪引他,壅塞方术;讪谤圣贤,侵凌道德。 射飞逐走,发蛰惊栖;填穴覆巢,伤胎破卵;愿人有失,毁人成功;危人自安,减人自益;以恶易好,以私废公;窃人之能,蔽人之善;形人之丑,讦人之私;耗人货财,离人骨肉;侵人所爱,助人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胜;败人苗稼,破人婚姻。

苟富而骄,苟免无耻;认恩推过,嫁祸卖恶;沽买虚誉,包贮险心;挫人所长,护己所短;乘威迫胁,纵暴杀伤;无故剪裁,非礼烹宰;散弃五谷,劳扰众生;破人之家,取其财宝;决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乱规模,以败人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

见他荣贵,愿他流贬;见他富有,愿他破散;见他色美,起心私之;负他货财,愿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见他失便,便说他过;见他体相不具而笑之,见他才能可称而抑之。

埋蛊厌人,用药杀树;恚怒师傅,抵触父兄;强取强求,好侵好夺;掳掠致富,巧诈求迁;赏罚不平,逸乐过节;苛虐其下,恐吓于他,怨天尤人,呵风骂雨;斗合争讼,妄逐朋党;用妻妾语,违父母训;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贪冒于财,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毁人称直,骂神称正;弃顺效逆,背亲向疏;指天地以证鄙怀,引神明而鉴猥事。

施与后悔,假借不还;分外营求,力上施设;淫欲过度,心毒貌慈;秽食喂人,左道惑众;短尺狭度,轻秤小升;以伪杂真,采取奸利;压良为贱,谩蓦愚人;贪婪无厌,咒诅求直。

嗜酒悖乱,骨肉忿争;男不忠良,女不柔顺;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夸,常行妒忌;无行于妻子,失礼于舅姑;轻慢先灵,违逆上命;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爱。

越井越灶,跳食跳人;损子堕胎,行多隐僻;晦腊歌舞,朔旦号怒;对北涕唾及溺,对灶吟咏及哭;又以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唾流星,指虹霓;辄指三光,久视日月;春月燎猎,对北恶骂;无故杀龟打蛇。

如是等罪,司命随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责,乃殃及子孙。又诸横取人财者,乃计其妻子家口以当之,渐至死丧。若不死丧,则有水火盗贼、遗亡器物、疾病口舌诸事,以当妄取之值。又枉杀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杀也。取非义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

《太上感应篇》译文 :

太上老君说:祸福没有自己的门路,只有人由自己可以招来。善和恶的报应,就像人的影子跟随自己的身体一样,绝不分离。

所以天地有专管查人过错的神明,根据人所犯过失的轻重,以算(人活一百天,为一算)为单位,剥夺人的寿命。每减一算,则相应的罚他贫困损耗,且多遇忧愁患难之事,大家都厌恶他,刑法祸害就象跟着他一般,吉祥之事都回避躲开他,天上的主管过恶的星君降灾于他。以算为单位,将寿命减完了,其人则死。

还有三台神君(三台:星名,掌人寿夭的)和北斗神君(北斗:星名,主人善恶的),在人头上,记录人的罪恶,以纪(人活十二年为一纪)和算为单位,剥夺犯有罪恶之人的寿命。又有三位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每六十天有一个庚申日),就上到天庭衙门,汇报人的罪过。每月的最后一日,灶神也是如此。

凡是有罪过之人,罪过大的,以纪为单位剥夺其寿命;罪过小的,则以算为单位剥夺其寿命。其所常犯得罪过,大大小小有数百种,想求长寿长生的人,首先要避免犯这些过恶。

合乎道义的事,应进而去做,不合乎道义的事,则应退而不为。不走邪恶之路,不在暗中做坏事;积累功德,对于万物都要有慈悲心;作到忠、孝、友悌;先端正自己的行为,然后劝化他人;怜悯救济孤寡无依的人,尊敬爱护老人和幼儿;对昆虫草木也不可以随意伤害。应该怜悯他人因作恶所招得的凶祸,赞叹他人因行善所获得的福报。救济有急难的人,救助遇到危险的人。看到别人有所收获,如同自己收获一样;看到别人有了损失,如同自己损失一样。不宣扬别人的缺点,不炫耀自己的优点。阻止恶事,表扬善事。把多的财物让给别人,自己取少的。受到欺辱不怨恨;受到宠爱,就如同受到惊吓一般而不知所措。给人恩惠不求报答,施舍与人不后悔。

大家所说的善人,人们都尊敬他,天道会保佑他,福禄会跟随他,众邪都敬畏而远离他,诸神都来护卫他,所做的事情必定成功,成神成仙的愿望也可以达到。想成天仙者,当做一千三百件善事。想成地仙者,当作三百件善事。

如果违背义理动念或做事,以做恶事为能,忍心残杀人或动物,暗中加害良善之人,背地里欺瞒君主或父母;怠慢自己的老师,背叛自己应该服侍的君主或长官;哄骗无知的人,诽谤同学;用虚假、诬陷、诈骗、欺伪的手段,来攻击他人;揭发宗族亲戚的过失或阴私而加以攻击;气质刚暴无慈爱心,性情凶狠乖戾,自以为是。

是非颠倒,趋向和拥护错误的人和事,背离和反对正确的人和事;苛刻百姓,以求自己立功,谄媚上级,迎合上级的意旨。受到别人的恩惠不感谢不报答,对别人的怨恨则念念不休;轻视百姓,扰乱国政;奖赏不义之人,刑罚无罪之人。贪图钱财而害人性命,为图谋官位用计陷害人。杀死投诚降服的人;贬低正人君子,排斥贤人;凌辱孤儿,逼迫寡妇;违背法律做事以受人贿赂;把直说成曲,把黑说成白,把是说成非;轻罪重判;看到临死刑的人,不哀怜反而嗔怒他;知道自己有过失而不思改悔,明知是应该做的善事而不去做;自己的罪过故意牵扯别人。阻挠医卜星相等方术,使之不能流通;讥笑诽谤圣贤,迫害有道德的人。

射杀飞禽,追捕走兽,挖掘蛰伏的动物;惊吓栖息在树上的飞鸟;填塞小动物居住的洞穴,弄翻捣毁鸟巢,伤害怀孕的动物,弄破卵生动物的蛋。希望别人有过失,怕别人成功而百般破坏;使别人陷入危险的境地,以求得自己的安稳;扣减别人的财物,增加自己的利益;以自己不好的东西,换取别人好的东西;为了图谋私利,不惜妨害公共利益。偷取别人的技能,遮掩别人的好处;宣扬别人的缺点,揭发别人的隐私;消耗或浪费别人的财物;拨弄是非,使人至亲反目分离;侵夺别人心爱之物;帮助别人做坏事;显示自己的威风,妄自尊大,滥用权势;侮辱他人以求自己取胜;损毁别人的农作物;破坏别人的婚姻。

看到别人荣华富贵,就希望他被流放,或是被贬官;看见别人家里富有,就希望他破家散财;看到他人妻女貌美,便起了邪淫之心;欠他人的货物钱财,不想偿还而愿他死掉;求人办事不能遂心,就咒骂怀恨他人;看见别人办事有所失误,便说他平日的过错;见到他人肢体残缺,或是形象丑陋,就讥笑他。

刻了木头人像,在上面书写符咒,然后埋在地下,用邪法害人;用毒药杀死树木;不满老师的教诲而怀恨嗔怒,对父亲兄长不满而用言语行为冒犯;用强迫的方式取得财物,或用强求的方法要别人供给;喜欢用奸计暗取或恃强夺取。抢夺别人的财物以致富。用奸巧诈伪的手段,来求取自己的升迁。赏罚不公平;放纵享乐不节制。苛薄虐待自己的部属或奴婢;恐吓他人,使他人心生害怕而落入骗局。遇不如意事时,怨天尤人;因为风雨的失时不调,而去呵斥风咒骂雨。搬弄是非,使人打斗诉讼;随便加入不法帮会,社团,追随别人做坏事。听信妻妾的话语,而违背父母的训示;得到了新的,就忘记了旧的。口是心非;贪污钱财,欺瞒上司。捏造不利人的坏话,造谣毁谤平白无辜的人。毁谤好人,却称自己为正直;辱骂神明,却称自己有正气。离弃顺天理的事,去效法逆天理的事,背离至亲骨肉,反而向外人献殷勤。为了要表白自己没过失,竟敢把卑鄙的心怀,指天地做见证;为了要和别人定下期约,竟敢把猥亵的事情,请神明来鉴察。施舍财物,后又懊悔;借人财物不肯偿还。不依本分,分外的去钻营求取;极尽自己力量之所能,追求奢侈豪华的房屋或装饰。过分放纵自己的淫欲,而不加节制。心意恶毒却又面貌慈祥。用污秽的食物卖人或给人吃;用旁门左道来蛊惑众人。作生意时以短尺少量,轻秤小升卖给别人;又以假货掺杂在真货内卖出,以奸诈的方法牟取暴利。用势力压迫良家子女,使他们成为卑贱的婢妾奴仆;使用诡计来欺骗愚人上当。贪得无厌;诅咒发誓来证明自己的道理对。

嗜酒常醉,做出悖理乱性之事;与父子兄弟骨肉至亲,在忿怒中争吵。男的不忠厚善良。女的不温柔和顺;丈夫不善待妻子,妻子对丈夫不敬;夫妻之间,说话往往夸张不实。并且时常起嫉妒之心;对妻子儿女有不得体的言行,做媳妇的对公公婆婆做出失礼之事。轻视怠慢祖先之灵。违背了上级或长辈的命令。所作所为都是对自己和别人毫无益处的事。暗中对别人怀藏着外心。心有怨恨,自咒又咒人;待人不公,偏袒自己喜欢的人,排斥自己讨厌的人。

跨越水井或炉灶;跳过食物或人身。损害已经生下来的小孩,堕掉仍在胎中的胎儿。行为见不得人,多是不光明不正大。在晦日和腊日(腊日:古时岁终祭祀百神的日子。一般指腊月八日;一说指:元旦、端午、七夕、十月初一和年末最后一日这五日)歌舞娱乐;在朔旦(朔:指每月初一日;旦:指清晨的时候)之时,大声的呼号,忿怒的叫骂。对着北方擤鼻涕、吐痰、吐口水、小便。对着炉灶歌唱和哭泣。又用灶火来点香。用污秽的木柴来煮饭烧菜。夜间起来的时候,裸露着身体。在八节(八节:指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这八个节日)的日子里,执行死刑徒刑,或是对犯人用刑拷打。向流星吐口水,用手指虹霓,常常用手指着太阳、月亮、星星,用眼睛久视著太阳和月亮。春天的时候,焚烧山林而打猎。对着北方恶骂。无缘无故的杀死乌龟打死蛇。

如前面所说种种的罪过,司命之神就会随着这个人所犯罪业的轻重,而纪和算夺除他的寿命;一个人寿算若是夺除尽了,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到了;而且死有余辜的话,就要殃及子孙。还有许多利用自己的威势逼取他人钱财的,灾祸抵消有余者,便由他的妻子家人担当。若是渐渐到了恶贯满盈寿命尽了的时候,自身也就不免死丧;若是幸而罪恶稍轻,尚不至于死丧,就会有水灾火灾、盗贼偷抢、遗失器物、疾病医药、口舌官司等等许多的祸事发生,以当原来妄取他人钱财的总数。又有冤枉而杀人的,就象换刀相杀一样啊!凡是贪取不义之财的人,就象是用漏脯(漏脯:屋漏水浸到的肉,有剧毒)救饥,鸩酒(鸩酒:鸩鸟毛浸过的酒,有剧毒)止渴一样,不但不能够获得暂时的醉饱,而且他的死期也马上就到了。

这个心起了善念,善虽然还没有去做,就已经感动了吉神,跟随着护卫,希望他善行圆满而多方的赐福;或是心中起了恶念,恶虽然还没有去做,就已经感动了凶神,跟随着监察,等待他恶贯满盈而多方的降祸。若是有人曾经做过恶事,后来自己忏悔改过,并且必须要断除一切的恶事,奉行一切的善事,这样行之久久,必定就能够获得吉祥喜庆,也就是所谓的转祸为福。

所以吉祥的人,因为他的语言善,见思善,行为善,在一天之中,就有了三件的善行;等到三年满了,他的善行也就圆满了;上天必定会赐福给他;而常做诸恶的凶人,因为他的语言恶、见思恶,行为恶;在一天之中,就做了三件的恶行;等到三年满了,上天必定会降祸于他。所以人们为什么不互相勉励而行善呢?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Q联系站长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