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历史上真实的“潘仁美”

历史上真实的“潘仁美”

作者:刘卫民来源:网络2020-01-03 16:07:20
历史上真实的“潘仁美”

潘美,即传统戏剧或演义小说中的那个残害杨家将的大奸臣潘仁美,在中国民间可以说是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反面人物。艺术人物毕竟不能等同于历史人物。史实上,潘美乃北宋开国元勋、一代名臣良将,他为结束五代战乱,实现国家的统一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显赫战功和历史地位远非杨业可比,史书正传无不说他是忠臣。

据《宋史·潘美传》及有关史料记载:潘美(925年—991年),字仲洵,大名府南乐县(今河北魏县李庄村)人,北宋开国名将。他出身一个小军官家庭,父亲潘磷曾是常山(今河北正定县)戌军的军校。他从小受家庭熏陶,酷爱研习兵书,有机谋勇略。他年青时就有远大志向,虽身处五代乱世,但不愿苟活于世。当他看到后汉政治腐败,危机四伏,行将覆亡时,曾对同乡王密说:“大丈夫不能看清形势,当机立断,建功立业,碌碌无为过一生,真是羞耻啊!”他起初仅仅是大名府一名负责接待和联络事物的典谒,后来不满后汉的统治,毅然决然地投奔了起兵反汉的柴荣。后周建立后,柴荣任开封府尹,他在属下作中涓。公元954年,周世宗柴荣即位,他担任供奉官。不久,他随周世宗出征,在高平(今山西高平县)之战中崭露头角,以军功授西上阁门副使,得到了时任殿前都点检的赵匡胤的赏识,俩人建立了亲密关系。公元960年,他积极参与陈桥兵变,拥立赵匡胤黄袍加身,大宋王朝得已开国。

北宋王朝初建,政局不稳,保义节度使袁彦拥兵自重,阴谋作乱。宋太祖赵匡胤忧心忡忡,视为心头之患,派他前去监军。他不顾生命安危,只身骑马前往。他宣旨游说,晓以利害关系,使袁彦心悦诚服,亲自随他赴京请罪。太祖大喜,说道:“卿不动刀兵,说服袁彦归顺朝庭,了却我一桩心事,真是大智大勇的人呀!”建隆三年(962年), 周室旧臣李重进在湖南发动叛乱,太祖亲征,任命他为行营都临,一战而胜,留他为巡检,又升秦州团练使。不久,湘西苗人侵扰内地,他被任命为潭州防御使,剿抚并用,软硬兼施,湖南全境安定下来。开宝三年(970年),太祖任命他为行营诸军都部署,统领十万大军远征南汉。南汉大将李承渥率领所驯象兵迎战。宋军见象兵阵势奇强,不战而怵。他临危不乱,为了鼓舞士气,大声喝道:“千军万马还不畏惧,难道还怕区区象兵。”他传令军士万箭齐发,乘势掩杀,斩首数万人,大破南汉军象阵。南汉灭亡,岭南一带平定,他兼任岭南道转运使。开宝八年(975年),太祖决计讨伐南唐,任命他为升州道行营都监,率领精兵十万进军南唐。宋军一路势如破竹,直抵淮河。时逢初冬水寒,将士裹足不前,临河待舟。他奋勇当先,挥刀拍马跳入河中,将士们见状随之泅水渡河。大军直逼金陵(今江苏南京市)城下,南唐后主李煜计穷无奈,只得率臣僚40余人降宋。

976年,宋太宗赵光义谋逆篡位,仍然视潘美为肱股之臣,非常器重他。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太宗任命他为北路都招讨使,率大军讨伐北汉,围攻太原。北汉国主刘继元最后见大势已去,出城投降。他属下大将杨业也归降宋朝廷。他升任幽州行府,兼河东三交口都部署,率杨业抗击辽兵,北方边境得以安宁。太平兴国七年(982年),他在代州(今山西省代县)雁门关大败辽兵,封代国公。次年,他改任忠武军节度使,封韩国公。雍熙三年(986年),太宗任命他为云(今山西大同市)、应(今山西应县)、朔(今山西朔州市)诸州都部署,杨业为副帅,兵分三路伐辽。他因监军王侁 嫉贤妒能,专横用事,指挥失误,致使骁将杨业战死陈家谷,宋军大败而归。他为此削官三级,贬授检校太保。第二年,他复任检校太师,后改任并州都部署,加同平章事。淳化二年(991年),他在家中病逝,享年67岁,谥号“武惠”,追赠中书令;厚葬宋陵,配享太宗庙庭。后来,宋真宗又追封他为“郑王”。

由此可见,潘美并非戏剧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勾结北辽、陷害忠良,只会弄权作乱,不会打仗的奸贼,而是一位骁勇善战、有胆有识、屡建奇功的军事家,是为大宋江山的巩固和统一大业、防御外敌入侵、立下汗马功劳的著名军事将领。

历史学家冯君实先生说得好:“平心而论,潘美一生的战功要比杨业大得多,宋朝庭实际上将他看作大忠臣(冯君实《戏剧人物与历史人物》)。明朝著名学者黄道周编著《广名将传》,精选了从西周的姜子牙到明朝的戚继光、俞大猷共170位名将,其中北宋名将选择了12位,潘美排第四,杨业却没有被选上。

历史上的潘美既然是开国功臣,是正面人物,那么后来如何演变为戏文中所说的白脸奸臣潘仁美呢?这还得从当时的历史背景说起。

元朝是个少数民族执政的王朝,不仅长期废置科举制度,而且还残酷地实行“四等人制”的民族歧视和压迫政策。素有封建正统思想的汉族儒士求仕无门,饱受欺凌,更对外族统治耿耿于怀,愤愤不平。他们企盼有一天能有一个像杨业那样的英雄出现,哪怕战死也不屈服外族。于是,歌颂抗击外族侵略,反对妥协投降的民间评话便应运而生了。元杂剧也就是在这种褒恶扬善,弘扬正义的民俗文化中酝酿活跃起来。这其中,不少内容是歌颂杨家,贬低潘美的。文人墨客们为了表达对时局的不满,增强戏剧的冲突,置历史史实于不顾,在戏文中把对杨业之死负有一定责任的潘美放在了矛盾的对立面,极尽歪曲,丑化为能事,使得潘美被越描越渲染越丑,最终成了妇孺皆知的大奸臣。

民俗文化强大的变异能力和同化能力使得正史也失去了应有的地位,加之当时非读书人比例过大,经说书艺人在勾栏瓦 肆 夸大其词地“戏说”、“演义”,社会上渐渐就形成了“杨忠潘奸”的意识。久而久之,世代相衍,这就形成了忠奸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千余年来,潘美背负着“大奸臣”的恶名,遭受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唾骂。不仅如此,他的奸臣名声还祸及他及潘、杨两姓的后代。人言可畏,他的部分后裔在元末明初由潘改为李姓,他的家乡也由潘庄改为李庄。更为严重的是:据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人民日报》报道:据传,山西北部的潘、杨两姓因潘美的关系结为世仇,从不通婚,直到解放后才解除了这种自缚的封建绳索。

另外,在河南开封市名胜龙厅前有两个湖泊,一个是清澈的“杨湖”,另一个是浑浊的“潘湖”。人和大自然竟这样亲密配合着褒忠抑奸,如果潘美地下有知,一定会大呼冤枉。

艺术形式上的潘美和历史上真实的潘美,完全是两码事。我们不能把戏剧小说当信史看待,我们应当自觉甄别戏剧小说的真伪,以历史的眼光正确看待潘美。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