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建筑文化 > 四川望江楼古建筑群 成都标志性建筑

四川望江楼古建筑群 成都标志性建筑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20-01-11 16:34:02
四川望江楼古建筑群 成都标志性建筑

望江楼古建筑群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区东南部,九眼桥东南1公里,府河西岸,以崇丽阁为主,由望江楼、濯锦楼、浣笺亭、五云仙馆、流杯池和泉香榭等组成,是明清两代为纪念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而先后在此建起来的。

现存望江楼古建筑群为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建,1889年建成。其名取义于晋代文学家左思的《蜀都赋》:“既丽且崇,实号成都”一句。

崇丽阁木结构的古建筑,以雄浑华丽著称,长期以来为成都市的标志性建筑。崇丽阁壮观秀美,全木结构,高30多米,四层,上两层为八角,下两层为四角,鎏金顶、黄屋脊、绿瓦朱柱,檐角高翘,每层的屋脊等处都饰有精美的禽兽泥塑和人物雕刻。

崇丽阁、濯锦楼、五云仙馆、吟诗楼这些古建筑与泉香榭、枇杷门巷、清婉室、浣笺亭等构成纪念性建筑群,布局精巧,构思奇特,是四川古典园林的代表作之一。这一个古建筑群占地并不大,但看起来十分疏朗,并无壅塞之感,这与古建筑群的空间布局艺术有很大关系。

濯锦楼,位于崇丽阁西侧,两层三间,略似船形,因汉代成都的织锦户常把织好的锦放入锦江中濯洗,因此锦江又名濯锦江,濯锦楼因此得名。楼呈船形,据说是纪念薛涛在船上为密友元稹送行时的依依惜别之情。

当时交通条件极不发达,古代达官贵人出川、入川均走水路,皆由此登船,经华阳到乐山。由此推断,这里也是薛涛迎送白居易、元稹、杜牧、刘禹锡等诗友的必经之路。

濯锦楼形似船舫,但不刻意追求船形,颇具匠心。从建成至今,一直是蜀中人们最具代表的城市标志。建筑群之间,清代所植的银杏、椿树、罗汉松等,树干斑驳,古雅苍劲,与古朴典雅的建筑群浑然一体,展现了四川园林开阖有致,曲径增幽的特色。

崇丽阁南面的薛涛井,是明代蜀藩王仿制薛涛笺处。薛涛井是纪念女诗人薛涛的主要遗迹,也是望江楼公园最古老的遗迹之一。薛涛井,旧名玉女津,其面临锦江,井水清澈甘甜。据史料记载,明蜀藩王每年三月初三取此水制薛涛笺二十四幅,精选十六幅贡纳朝廷,余下自存,由此可见薛涛笺非常珍贵。

现在井后牌坊上苍劲有力的“薛涛井”三个字,是清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成都知府冀应熊手书,此后该井被正式称为“薛涛井”。

“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望江公园崇丽阁古建筑群历史悠久、风格典雅、造型秀丽,是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志性建筑,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2006年05月25日,望江楼作为清代古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链接

薛涛(约768~832年),字洪度,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唐代女诗人,成都乐妓。

16岁入乐籍,与韦皋、元稹有过恋情,恋爱期间,薛涛自己制作桃红色小笺用来写诗,后人仿制,称“薛涛笺”。脱乐籍后,终身未嫁。成都望江楼公园有“薛涛墓”。后人将薛涛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流传至今诗作有90余首,收于《锦江集》。

薛涛是中唐时期最著名的女诗人,也是唐代四大女诗人之首。这四大女诗人分别是薛涛、鱼玄机、李季兰、刘采春。

薛涛早慧,属于神童级的才女,证据是会作诗。

据说在她八岁那年,一天,父女二人在庭前天井里的梧桐树下玩,薛涛刚说了一句,梧桐树长得好高哦,树顶都被云彩遮住了。爸爸立刻就要求她作诗。小姑娘想都没想,随口对了句:“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小姑娘自我感觉这两句对得不错,仰着小脸等待着父亲表扬,谁知道却被父亲骂了句:“死女子,懂个什么南北鸟?!”

其父又惊又喜,脸色严肃而哀伤,担心其将来误入歧途。

薛郧先是欣喜异常,女儿的续诗对仗工整,构思巧妙,真不辜负他平素的谆谆教诲。但转念把这续诗掰开了一看:迎南北鸟,送往来风,这不是风尘吗?

薛涛被这话搞得一头雾水:鸟,不好吗?她的顽童心思哪里知道,“鸟”这个字在成人语言里含义是相当的丰富。更令其父揪心的是,还是南北的鸟,这小小年纪,就已有迎南送北的风尘资质。

置身于娱乐场,薛涛与当时许多著名诗人如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张籍、张祜等都有来往,相互唱酬。唐德宗贞元元年(公元785年),中书令韦皋出任西川节度使,在一次酒宴中,韦皋让薛涛即席赋诗,薛涛神态从容地提笔而就《谒巫山庙》诗:“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令宾客们拍案叫绝。之后,薛涛声名鹊起,从此帅府中每有盛宴,薛涛成为侍宴的不二人选。薛涛的名声越来越大,来川的官员多通过薛涛求见韦皋,来川的文人均乐于与薛涛相见,她肆意张扬,闹出的动静大了些,这让韦皋有所不满,惩罚性的将她发配松州(今松潘县),松州地处边陲,人烟稀少,薛涛内心懊悔、恐惧,写了“闻道边城苦,而今到始知。却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的诗句;对自己以往的张扬与轻率有所悔悟,写下了借物喻人的《十离诗》,抒发自己被远逐后对原主人的依恋之情。不久,韦皋又将薛涛召回成都。归来不久,她便摆脱了乐籍,以自由之身,寓居成都西郊浣花溪畔。

诗人元稹久慕薛涛才气与芳名,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三月,以监察御史身份来蜀地,会见后,薛涛居然被这位才华横溢的俊朗诗人所吸引。尽管自己已步入中年,较元稹年长11岁,仍以满腔激情毫不犹豫的认定这个男人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人,不顾一切的抒发出自己的爱恋。姐弟恋仅仅维持了三个月,元稹便被调往洛阳任职。元稹是文人出身的官吏,他不可能带薛涛同往,一贯见异思迁的他也不会再回来。薛涛对他的思念尽管曾经刻骨铭心,所幸最终能够想明白,得以正视。

薛涛的人生,最轰动的恐怕是她与元稹的那场姐弟恋了。

元稹最有名的一首诗,那就是他的悼亡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而恰恰就是在元稹亡妻去世的那一年,他遇到了薛涛。

元和四年,即809年,元稹被任命为东川监察御史。一次宴席上,薛涛出席,二人一见钟情。薛涛42岁,元稹31岁,整整差了11岁。

两个人在四川度过了美好的一年。

但是接下来,元稹因为仕途,要离乡返京,二人不得不分离。分离后,能一寄相思的只有一首首诗了。在这当中,薛涛写下了著名的《牡丹》。诗云,“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只见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薛涛看似是在写花,但其实是在写情,把她内心的缠绵悱恻、深情凝望,通过这首诗,充分地表达出来了。

薛涛喜爱红色,性情热烈,她甚至把四川的造纸工艺加以改造,加入芙蓉花汁,染成红色,裁成精巧的小八行纸。这种纸特别适合用来写情书,江湖人称“薛涛笺”。薛涛内心的炽热,也因为元稹而完全地激发出来。

或许正是因为她内心的清高自负,薛涛不仅爱竹,还爱菊。

薛涛因为是乐籍,相当于风尘女子。而元稹,更看重的是仕途,两个人最终都无疾而终。但是面对元稹的寡情,薛涛并不像很多女子那样后悔、郁郁寡欢。以后,薛涛回忆元稹的一段旧情时,写下了《寄旧诗与元微之》,诗云“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月下咏花怜暗淡,雨朝题柳为欹垂。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老大不能收拾得,与君开似好男儿。”

薛涛本爱写绝句,但她写元稹的诗作,却并非绝句。其中的缘由,怕是因为薛涛的深情,需要用更多的诗句、更多的字词来表达吧?

悒郁寡欢的薛涛,终身未嫁。逐渐厌倦了世间的喧嚣与名利,她的人生从炽烈走向了淡然。相传薛涛晚年,勤于作诗,研读佛经,常作道士装束。

唐文宗大和六年(公元832年)夏,薛涛与世长辞。第二年,曾任宰相的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墓碑上写着“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薛涛墓及其墓碑早已荡然无存。当代重建的薛涛墓位于成都望江楼公园西北角竹林深处。幕碑正面“唐女校书薛洪度墓”八个字由书法家刘秉谦先生题写;碑背面的“重建薛涛墓碑记”由四川省薛涛研究会副会长刘天文撰写。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