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宋代才女吴淑姬

宋代才女吴淑姬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20-01-14 19:27:13
宋代才女吴淑姬

烟霏霏,雪霏霏。

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

从教塞管催。

这是谁的词?清丽悲切却又如此简洁美丽,原来是生活在鱼米之乡的苕溪岸边湖古代女子吴淑姬所作。在宋代以作品著称的,除了李清照还有吴淑姬和张玉娘,被人称为宋代四大女词家。

吴淑姬,宋孝宗淳熙十二年(公元1185年前后在世)。失其本名,生卒年月均不详。

五代十国时同名同姓的花蕊夫人有两个,一个姓徐,是前蜀主王建的宠妃,人称花蕊夫人;另一个姓费,费贵妃,是后蜀主孟昶(chang第三声)夫人,人也称花蕊夫人。无独有偶,吴淑姬在宋代也有两个,都会词。一个是北宋时代籍贯隶属汾阴的北方人,据说后嫁给士人杨子治为妻;这里所说的是南宋时代籍贯隶属湖州的吴淑姬,后为周民之妾。

相传吴淑姬的父亲是一位秀才,很有才学,可惜怀才不遇,一生落拓不羁。女儿吴淑姬,聪颖貌美,颇善诗词,却因家贫,一生命运多舛(chuan第三声)。

吴淑姬的身世简历说法纷纭,有说她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后感情不和,婚姻不幸引起官司有了和这首词相关的故事,但这里笔者据南宋人洪迈《夷坚志》记载,更相信另一种解释:吴淑姬,湖州吴秀才女,慧而能诗词,貌美,为富民子所据,或投郡诉其奸淫。王龟龄(字十朋)为太守,逮系司理狱,既服罪,且受徒刑。……”用今人话说是,吴淑姬是湖州秀才的女儿,聪慧而能诗词。貌美家贫,被富家子弟看中并霸占,这已属不幸,偏反被人向官府告发,霸占民女的富家子弟没事,受害者吴淑姬却被判处徒刑,关押在狱。

这个王十朋,绍兴27年进士,孝宗隆兴年间为湖州太守,据说就是著名戏曲《荆钗记》里的男主人公。某日,王十朋的手下听说此女犯颇有才华就一同去观审,审后摆了桌酒席,将吴淑姬唤至席前,见她衣衫虽破旧,却端庄秀丽,娴静文雅,忙让狱卒为她打开枷锁,让她与大家一起畅饮。席上,对她说:“我知道你很会填词,最好用词把你的真实情况写出来,我们设法向太守转告,替你解脱,不然的话,你前景不妙。”吴淑姬想到自己确实冤枉,就说:“请出题吧!”

当时“冬末雪消,春日且至”(引自《夷坚志》)正值深冬将尽,雪已消融,小头目就让她以此残冬景色为题。吴淑姬提笔疾书,片刻作《长相思令》一首呈上,“诸客赏叹,为之尽欢。”幕僚们读后惊叹赞赏不已。第二天,小头目便携此《长相思令》呈太守,表白吴淑姬的冤情,十朋对其冤情深信不疑,便将吴淑姬释放了。这就是我们文首提到的那首词,这首词使吴淑姬免却了牢狱之灾。据说这首词的手稿居然还由“治此狱”(办理案子的人)收藏了起来。

这首词是她的呈文辩白:开头“烟霏霏”即云雾迷蒙之意。“烟霏霏”为“雪霏霏”的前奏。原《诗.小雅.采薇》有:“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句,霏霏,纷飞的样子。既已“雪消”,偏要说雪“霏霏”。已是一奇。下句还要加重渲染,“雪向梅花枝上堆”,这里作者当着知州衙门诸僚的面,“制造”出这样一幅雪压梅枝的景象来暗喻自己,以引出下句“春从何处回”,眼前还没有“春回大地”,是喻指她在此案中蒙冤受屈,根本没审理明白,便判了徒刑,有如被雪压着梅枝,抬不起头来。“春从何处回”则用反诘的语气,加重感叹号的分量,在座的当然听得懂她的弦外之音。

下片“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这并不是实指生活中的醉酒和睡眠,而是说自己被这场官司打击得晕头转向,真是“终日昏昏醉梦间”(唐李涉《题鹤林寺僧舍》句),到这时睁开“醉眼”、“睡眼”,要找寻那“疏影横斜”的梅景却已“如今安在哉?”那一朵朵梅花在月光下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啊!然而,这种境界并不存在,现实昏暗冷酷,既然无情雪堆积在梅枝上,梅花无法展现她的美丽,就任笛子尽情地吹吧,吹得梅花在笛声里纷纷坠落也毫不怜惜,这是作者发自心底愤愤不平的呼喊。整首词借雨雪意象,营造了梅花寒冷凄寂的审美意境,借雪之梅比喻自己高洁之境。深冬残雪中梅花的遭遇,与自己受污受屈的不幸命运作类比,委婉地表达了渴望申诉、要求自由的心情。

其实当时吴淑姬就颇有名气,可惜这绝世的天才,往往与与不幸的身世结缘,为世俗不容,程朱理学盛行的宋代,后竟无人肯礼娶吴淑姬,还是宋人周介卿的儿子周民将吴淑姬买来作妾,称为“淑姬”。

也正是这种不幸的遭遇,反过来调动了她创作的天才,使其创作更有蕴含,增加了作品内容,提高了其艺术价值。南宋词人黄昇在《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中,称她为“女流中黠慧者”,并且赞誉其作品“佳处不减李易安(易安,李清照号)”,可见她的词有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她著有《阳春白雪词》五卷,今仅存三首。然首首都是艺术的珍品。一个为妾的女子,能令士大夫折服,可谓人也纵横,才也纵横。

吴淑姬的名气,据说一直到清代还有影响。

传说有这样一个故事:清朝末年,广西鹿寨县马村有个叫马良的书生,外出会友,天黑了才返家,却碰上滂沱大雨,只好就近去一家借宿,这原是一户富人家,主人姓莫,读过几句诗文,以附庸风雅为乐,便与马良对答诗文,莫公有个女儿,隔窗听得明白,对马良的机敏、才华颇有爱慕之意,当莫公对答为难时,小姐借故走出闺房帮父亲解围,并对马良说,我出上句,你对下句:“杜诗汉名士,非唐朝杜甫之杜诗。”马良立即对道:“孟子吴淑姬,岂邹国孟轲之孟子!”这个故事里可以看出,宋代吴淑姬的才名在清代尚有人知。虽然吴淑姬命运多舛,天空没有对她绽放笑脸,公正的是,历史和后世的人们还是永远地记住了她。

吴淑姬词

小重山·春愁

谢了荼縻春事休。无多花片子,缀枝头。庭槐影碎被风揉。莺虽老,声尚带娇羞。

独自倚妆楼。一川烟草浪,衬云浮。不如归去下帘钩。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长相思令·烟霏霏

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从教塞管催。

惜分飞(送别)

岸柳依依拖金缕。是我朝来别处。惟有多情絮。故来衣上留人住。两眼啼红空弹与。未见桃花又去。一片征帆举。断肠遥指苕溪路。

祝英台近(春恨)

粉痕销,芳信断,好梦又无据。病酒无聊,欹枕听春雨。断肠曲曲屏山,温温沉水,都是旧、看承人处。

久离阻。应念一点芳心,闲愁知几许。偷照菱花,清瘦自羞觑。可堪梅子酸时,杨花飞絮,乱莺闹、催将春去。

© 2010-203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