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风情 > 白族的太阳崇拜

白族的太阳崇拜

作者:张明曾来源:网络2017-11-09 08:10:01
白族的太阳崇拜

白族,古往今来,对太阳的崇奉随处可见。

太阳诞

在白族莲池会祭祀的众多神圣当中,就有太阳。在民间,冬月十九日太阳生日这天,遍布白族乡村的莲池会、洞经会都要举办“太阳诞”祭祀活动,仪规程序庄严隆重,参加人数众多,有专门的传世经文讽诵。老人们还要制作表、诰呈献,表达对太阳的感佩之情,祈求太阳神给予保护庇佑,让村庄和民众得享和平祥瑞、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生活美满。喜洲大庙中还有一个大殿称为“大阳宫”,祭祀太阳神祗。

祭天坪

喜洲是白族社会中的精萃之地。从汉代在喜洲建叶榆县始,我们可以从历史风烟中看到喜洲一直引领着苍洱大地经济文化的进步。南诏建都太和城后,喜洲曾一度作为陪都,称大厘城。众多南诏君臣和眷属长期居住大理,南诏一代杰出国王异牟寻在大厘城成长,喜洲是南诏文化生长发育的一个摇篮。有史家曾论证,“大理”一名就是从“大厘”演化而来。就在喜洲西南两三公里处苍山脚下,古时,有一片宽敞的平畴,称为“者害白”。“者”是祭,“害”是天,“白”是坪坝,“者害白”即是“祭天坪”。在“者害白”原址上,至今保留着一个著名的农贸集市,名为“匹知”,汉语又名狗街。白语称太阳为“尼匹”。“匹知”就是“太阳街”。离“匹知”不远的作邑村又有一个农贸集市叫“龙街”。“狗街”、“龙街”是民间以十二生肖计识街期的汉语街名。“龙街”白语又叫“奴知”(奴,白语龙),而唯独“狗街”没有白语名“匡知”(匡,白语狗),而只叫“匹知”。这是因为狗街街址就在古代祭天坪上,狗街不叫“匡知”而称“匹知”,恰恰说明古时这里的祭天坪主要祭祀的是神圣的太阳。

太阳神

十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喜洲“匹知”北不远处,沧浪峰阳坡阁洞旁至仁里邑一带,产生流传着一个可与希腊神话媲美的著名神话《太阳神的故事》。故事说:古时,喜洲一带被一个恶魔盘踞着,它吞食了太阳,使喜洲一带成年阴霾笼罩,庄稼无法成熟,没有收成,人民饥寒交迫,不堪其苦。阁洞旁一个青年为拯救人民,奋勇与恶魔展开殊死搏斗,追过无数重高山大河,最后打败了恶魔,太阳重新从恶魔肚里吐出来,大理的天空重获晴朗开明,年年风调雨顺,人民温饱康乐。为感念这位给大理带来美好时光的年青人,人民将他奉为“太阳神”,虔诚奉祀至今。可见,在白族人心目中,出身于平民百姓的太阳神,因为他解救人民于水火,所以崇高伟大,受到人民世世代代永远的祀奉。在阁洞旁太阳神得到本主一样规格的崇奉。

婴儿见日

白族人家,新生婴儿满七天,由莲池会经母偕奶奶、外婆等长辈亲人将婴儿放在父母结婚时挂在洞房门楣上的竹筛中,端出洞房,到天井里拜见天地。这是一个白族人一生中第一次与天日见面,由莲池会经母介绍婴儿与天地认识,并念“教儿经”,教婴儿认识太阳、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床、门、花坛等。教儿经内容除对被认识的对象作赞颂之外,不乏“孩子是你的小兄弟,望你给他多多的爱护和关心”之类的话语。可见,在白族人心中,太阳以及各路神灵,既是保护自己的神又是兄弟、朋友。

12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