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风情 > 藏民族揣木碗的习俗

藏民族揣木碗的习俗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9-05-27 10:31:26
藏民族揣木碗的习俗

藏族人民对“木碗”到底有着怎样的特殊感情?

藏族人喝茶,一般都用的是木碗。木碗的用法,很有讲究。光景好的人家顿顿喝的是酥油茶,贫寒人家向来靠清茶打发日子。但是有钱汉也好,穷光蛋也罢,喝茶却都用木碗。即使有了玉碗和瓷碗,人们仍垂青于木碗。在家用它,出门也用它,形影不离,浪迹天涯的旅人的怀里都揣着个木碗,人在碗在,碗不离人。居家过日子,没有不出门的人。小小一个木碗,在家有在家的用法,出门有出门的讲究。木碗虽小,其俗颇丰。一首古老的藏族诗歌《情人般的木碗》里这样唱道:

“丢也丢不下,带也带不走;情人是木碗该多好,可以揣在怀里头。”

将木碗与情人等同,可见藏民揣碗的习俗。

用文艺一点的话来说:一只小小的木碗,承载的,是藏民族经年的岁月中,对本真生活的朴素情感。

藏家人客厅的藏式茶几上总是摆放着一大一小两只木碗,大的是父亲的,小的是母亲的。同样的木碗,因家境的不同,又大有讲究。一般人家每个家庭成员拥有一个木碗就不错了,而家境好的人家的木碗,还有银盖,银盖上镌刻着吉祥图案。更甚者,木碗通体镶银雕花,碗腰处只留有指宽的部分,让你明白碗胎是木质的。其上为碗盖,下为碗托,均为银质。盖成塔形,雕银嵌金,顶端一颗红玛瑙为手柄。碗托尤其别致,是盛开的八瓣莲花状,每瓣上有一幅吉祥图案,八瓣合成传统的八祥瑞图案。碗和盖置其上,美仑美奂。

藏族的木碗也分“男女”,在藏人家里,每家都有2~3只造型非常华丽的木碗,大小不一。大的木碗,是男主人的,小的木碗,是女主人的。整个碗形也有很大的区别:男用碗低矮,开口大,显得稳重,女用碗的形状则要修长得多,并且非常注重光滑程度。

父母之碗有大小之别。一般说法有二,重男轻女,男尊女卑。一般都认为这是为了尊重父亲,父亲的地位高于母亲。或许这种说法源于西藏历史。旧西藏地方政府的法典规定:“人有上、中、下三等,每等人又分上、中、下三级。”这样藏人就被划为三等九级。即使偶有一对夫妇串门到别人家,主人招待客人的茶碗,女士的定比男士的小,反之,则被视为失礼。

平日里居家过日子,父母的木碗总是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地摆放在碗橱里,用时取出,用后放回,各用其碗,井然有序。有“夫妻不共碗,父子不共碗,母女不共碗,兄弟不共碗"之说。若有哪位少不更事的孩子,一进门端起父亲的碗便喝,就会遭到母亲的责备:"你这样,以后不会交好运的。”

孩子们长大以后另立门户,各过各的日子,回家看望父母时,仍用自己以前的木碗。所不同的是,儿子和儿媳一同前往时,儿子仍用他以前的木碗,儿媳没有,给她的碗则是临时用碗,即我们现在的瓷碗。如同儿媳一样,女婿上岳父母家也没有他的专用木碗,若是上门入赘的女婿,则另当别论。他是未来的一家之主,不能没有专用木碗。

夫妻情分也体现在木碗上,若遇丈夫出远门,妻子送丈夫上路以后,回家喝茶时,先将丈夫之碗添满,然后给自己添。喝罢茶后,将丈夫碗中之茶往干净处泼了,把碗收拾干净放好。待远行人归来时,盛满热茶,双手奉上,为其洗尘。

人过世后,举行丧葬仪式时,家人要将亡人生前用过的木碗放在面前,添满茶,与他生前一样,每次添茶时,也往这个碗里添一些,表示给他送行。

木碗的碗边若出现裂口,视为不吉,那是一定换一个新的才行。瓷碗出现后,家家户户的备用碗一般都是瓷碗。瓷碗若被碰裂口,同样视为不吉,尤其不能用于待客。忌讳一大清早用裂口碗喝茶,无意中遇上此种情况,讲究些的人一天不出门,以躲灾祸。

木碗本身也有着非常特殊的含义,不仅是生活必需品,也是身份的象征。

对很多人来说,木碗远比黄金更为珍贵,有的人一生只使用一只木碗,并且会选择将这只木碗传给子孙后代。随身携带木碗并不是个人习惯,而是一种群体行为。长久的使用过程,发展出来独特的木碗文化。

当然有钱人家的木碗跟普通人家的木碗是不一样的。普通人家就是纯粹的木碗,有钱人家会在木碗上雕刻出各种图案,土豪呢,就会在木碗上镶上金银,乃至宝石。

木碗中的极品一般都是什么样子呢?这要看藏族官员手里的木碗。一般来说,好东西都集中在官员的手里。古代西藏官员,随身佩有一个碗套,俗官挂在腰边,既是一种装饰,又是官阶大小的标志,就跟古代什么王公贵族挂玉佩是一个意思。俗官挂在腰间的这种餐具叫“贾赤布雪”。“贾赤”是汉式小刀,“布雪”是装在缎制碗套里的木碗。

在藏区,当你突然看见一个藏族人在腰里拿出一个木碗千万不要奇怪,也许人家正在向你显摆身份呢。每逢藏族土豪们各种聚餐的场合,餐具必须自带。场景都是这样的:刷刷刷从腰里拔出小刀,切割大块的牦牛肉和绵羊肉,邦邦邦掏出木碗,啜饮酥油茶或喝碎肉“土巴”。

官员们使用的木碗,固然也非常注重外面的金银宝石包裹,而木碗本身,也有一套非常固定的学问:盛开水不裂,摔到地上不会破,不烫手不冰手,体轻而质固,经久耐用,可以爷孙相传。听说,用这种碗盛食,可以完全保持食物原味,吃酥油糌粑等油肉类食品犹为适宜。比之于一般瓷碗,是碗中上品。

木碗与情人等同,可以想见揣碗习俗的重要。出门揣碗,不仅仅是为了个人方便,而是社会习惯使然。木碗本为平常物,进入社会生活以后,便打上了社会生活的烙印。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日益提高,交通条件的便利,以及文化观念的改变,揣碗习俗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正从我们的生活中逐渐远去。但它作为一种民间文化现象,将会长久地留存于民族文化史中。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