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风情 > 彝族少女的成年礼:“换童裙”

彝族少女的成年礼:“换童裙”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8-05-10 15:51:32

仪式结束后,村民们陆陆续续赶到俄比几伟家。在邻居和亲戚们的祝福中,俄比几伟家早已杀好了一头牛和数只鸡,大号竹筛里盛满了牛肉坨坨和玉米面饼。

俄比几伟的父亲俄比古者春光满面,像嫁女儿一般高兴,他举着酒杯迎上前来,在每个客人进门前先敬上一杯,以表感谢。客人们一边向敬酒的俄比古者道谢,一边仰头将木杯里的玉米酒一饮而尽,火热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胃里、甜在心里。村民们三五成群,围坐在院坝里开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酒足饭饱后,村民开始拉歌对唱,热闹无比。

院坝外的核桃树下,表姐俄木阿地和俄比几伟在窃窃私语。

“今天换了裙子,我的表妹就会有一大堆小伙子来追了,你心里高兴不高兴?”俄木阿地问道。

俄比几伟笑了一笑,又撅起小嘴:“激动是激动,但之后突然觉得有点伤感,因为换裙意味着我已经跨出了家门,意味着今后我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作为家里的一份子,参加家里的各种宗教祭祀活动了。”

“那又怎样,你还是爸爸妈妈的女儿,出嫁前还是和他们住在一起,结婚了之后你才离开家呢!现在生活也好了,婚后也可以随时坐车回娘家,如果是以前的话走上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夜,妈妈说当时有好多彝族女孩子都不愿意嫁出去呢。”

“可是,这衣服又厚又重,你看我头上的头帕,像字典一样厚,我现在真想马上把它取下来。” 俄比几伟有些不悦。

“这是我们彝族的传统服饰啊,即使平时不穿,也要把它保存下来,遇到重要活动,穿它出席,它告诉大家,我是彝族人啊,这是多么自豪的事情。”俄木阿地说。

“这样的仪式那么复杂,父母认为这是必需的,但是我认为没这个必要,经过了这个仪式,我从此就只是家里的半个成员了,我不高兴!我以后有女儿,才不要她换童裙呢!”

两姊妹正聊着,俄比几伟的父母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我们不能忘记我们是彝族人,我们的民族服饰、生活习俗等等,要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不能让它在下一代的手中丢掉。”显然父亲俄比古者是听到了女儿的话,有些生气。

慈祥的俄比几伟母亲走到女儿旁边,爱抚着她的头,语重心长地告诉女儿:“不换童裙,不做成人礼就意味着不能嫁人,哪个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啊。今天,妈妈我也有点难过,但看到你换上衣服之后,我就高兴了,因为我发现,我女儿是最漂亮的,还有,妈妈也为你成年而高兴啊,女儿长大了,以后,你不能加入我们家的宗教仪式,但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女儿几伟啊!”妈妈的一番话消除了女儿的顾虑,俄比几伟抱着妈妈,泪光闪闪。

彝族人的观念中,少女换了童裙以后就能免除一切灾难,健康地成长,就会多子多孙,五谷丰登,牛羊成群,前途无量。因此,女儿“换童裙”被看做是可喜可贺的事情,难怪俄比古者这般高兴,喝得满脸通红。

“为了俄比几伟的成年,干杯!”大家举杯同贺。

月光下,整个村庄载歌载舞,英俊的小伙走到俄比几伟跟前,邀请她一同跳舞,俄比几伟有些扭扭妮妮,害羞的转过了头,然后,她勇敢地伸出了手……

自古以来,大凉山勤劳智慧的彝族女人,无论她们心中有多少舍不得,无论她们心中有多少忧伤和欢乐,无论她们是否恪守传统或追求个性自由,但有一点似乎是不变的,只要换了童裙,穿上那身新衣服,她们就是最美的女人。

凉山彝族从历史的深处一路走来,所以才会有了内涵丰富的少女换童裙的传统以及她们身上那美丽动人的民族服饰,不论传统思想内涵如何,都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记忆。(文:阿克鸠射)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