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风情 > 瑶族坐歌堂

瑶族坐歌堂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8-08-14 19:19:33
瑶族坐歌堂

瑶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人们常称瑶山是“歌的海洋”。的确,瑶族唱歌不受地域不受场合限制,在家里、在山野、在圩场、在田头地边,无处不有歌,无时不唱歌,尤其是“坐歌堂”,最受人们的喜爱。

“坐歌堂”是最典型的唱歌形式,参与人数最多。村寨中来了外村寨的客人,本村寨的男女就聚在主人家里,围坐火塘旁,一边烤火,一边与客人对歌。若客人是女性,本村寨就去一些男性,若客人是男性,本村寨则去一些女性。

“坐歌堂”,一般分为未婚青年与中老年两个组进行。中老年组主要是“考肚才”。歌的内容十分丰富,涉及古今中外历史与现实、生产生活、天文地理等。未婚青年组,也唱人类的起源和民族的来源,以及重要的历史事件。但以情歌和对歌为主,歌堂活跃,歌声此起彼伏,笑声也连绵不断,听众观众甚多。瑶歌一般是七言四句为一首或四句二十四字为一首(首句只有3个字)。每首歌的二、四句,用瑶语读是押韵的。

“坐歌堂”有比较固定的程序。

首先是唱序歌,也叫“起歌堂”。即主方唱明为什么要邀请客人唱歌。“起歌堂”过去是要唱24首歌,现在没有具体规定,只要把客人请到歌堂就行了。如:“一路唱歌一路来,一路栽花一路开,好花种在妹(哥)门口,哥哥(妹妹)来到望花开。”唱完起歌堂的原因,接着就敬主人:“敬过主,敬过主人敬过亲,敬过村娘(郎)众老少,敬过主家老少人。”接着,就邀请客人进歌堂,“坐歌堂”进入第二个程序“请歌”。

请歌,又叫请仙出。请客人进歌堂,先要请主人去请,一般是用唱歌的形式三请主人,如:“歌堂四面人对人,个个脸面笑盈盈,再请主人移贵步,请妹(哥)出来坐歌堂。”主人去请客人,客人一般是不会出来的。于是,主人就发话:“你们央我去请歌仙,一请、二请、三请都没有请动,看来嘛,要请动歌仙,就看你们的诚心了。”于是,主方歌手就唱着歌到客人住房门口去请,甚至直接进入房间去请:“烦请主人开门进,踏进房间问一声,歌仙不要卧床睡,坐落歌堂话半年。”进房间后又一请二请三请,甚至十请:“十请妹(哥),难为妹妹(哥哥)起了心,有心陪哥(妹)人情在,九泉之下也甘心。”客人觉得今晚对歌是避免不了的了,在主人的鼓励下接歌。客方往往是自谦之词,主方则是赞颂之歌。“坐歌堂”进入第四个程序“劝歌”。

劝歌,即客人请到歌堂后,客方不会马上唱歌,主方则用歌极力赞颂对方,劝客人对歌,在主方的再三请求下,客方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于是,开始接歌,“坐歌堂”进入第四个程序“赞歌”。

赞歌,就是主客方相互赞颂的歌。当客方开始接歌后,双方就用各种比喻赞颂对方的德、才、貌,将“坐歌堂”推向第一个高潮。互相赞颂一番后,主方就向客方敬烟敬茶,又有一番有关烟茶礼仪方面的对唱。如:“道不该来理不该,妹妹(哥哥)喝茶哥(妹)来筛,未曾喝茶看碗里,碗里有双凤凰乖。”奉上烟茶之后,客方安乐主家和四邻乡亲,如:“惊动惊,不会唱歌惊动人,一来惊动主人家,二来惊动四乡邻。”客方敬主后,双方正式进入互赞。赞歌一赞一谦,交替进行,一浪高过一浪,引人入胜。赞歌唱完,就进入第五个程序“对歌”。

对歌,又名盘歌,它是“坐歌堂”最精彩的一个环节,占时较长。一般采用问答形式,双方都想方设法以难倒对方。这也是青年男女显示才华的极好机会。对歌的内容广泛,包括古今中外、天文地理、生产生活等等。唱时,一般是由浅入深,由易到难。首先是唱相逢的喜悦,其次是问家底,接着就是谜歌,一方出谜,一方猜。在对歌中,如果一方答不上来,对方就把火炉往其身边移,意思是用火把歌“烤”出来。此时,歌堂里就会笑语声声,妙趣横生。为了取胜,主方往往请老歌手做后台。唱完对歌就唱“排歌”。但因排歌没有一定格式,唱腔变化大,没有一定的“歌底”是很难唱下去的,所以往往省其不唱,而直接进入第六个程序“洗脸歌”。

洗脸歌,就是唱了一夜的歌之后,天已经大亮,主方端洗脸水给客方洗脸而唱的歌。此歌的特点是猜物,即主方在洗脸盆里放一些诸如银元、银衣扣、耳环、手镯之类的物品,然后用手帕将其蒙住,用歌问客方是何物,客方即用歌回答是何物。猜中就可以洗脸,猜不中就要继续猜,直到猜中为止。这是主方对客方的最后一次“考试”。洗完脸,歌堂就进入 “收堂歌”。

收堂歌是“坐歌堂”的尾声。天已经亮了,歌手们唱歌告一段落。首先是主、客双方感谢主人和众乡亲:“谢过主,谢过歌堂主人家,谢过主人情意好,吵闹一夜到天光。”然后是双方自谦一番,接着就唱难舍难分歌。如:“话着分开心便爱,话着分离心便愁,歌堂好比木排散,千根杉树满江流。”“有缘一日会三次,无缘一世也难连,可惜情意不多久,不久赐情各自圆。”然而,歌是唱不完的,情却不可抛,一夜“坐歌堂”就此告一段落。如果客人未走,白天或晚上接着再唱,如果客人当天要走,主方就得去送行,唱“送歌”。

送歌,顾名思义就是送别歌。唱时,先唱挽留歌,再唱送别歌。“送妹(哥)送到渡船头,脚踩渡船眼泪流,渡船去了又回转,妹妹(哥哥)回去难回头。”“砍柴要砍梨树柴,一刀砍下蜜蜂来,蜜糖好吃花难采,恋妹(哥)不怕你就来。” 一唱一和,情意绵绵,“坐歌堂”就此结束。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