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风异俗 > 中国十个“最后部落”的奇风异俗

中国十个“最后部落”的奇风异俗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7-04-20 18:54:47
中国十个“最后部落”的奇风异俗

这些“最后的部落”大多不足千人,甚至不能称其为“少数民族”。他们长久以来传承的特别文化习俗,被穷山峻岭保护了成百上千年。随着旅游业的扩张和现代文明的入侵,一切显得尤为珍贵。

最后的枪手部落

岜沙,中国最后一个枪手部落,那里的男人们自称蚩尤后裔,他们敬天畏神,相信祖先的灵魂就隐身在月亮山的茫茫林海中。岜沙苗族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他们的文化主要体现为巫文化和口承文化。让人最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直到现在几乎个个十四岁以上的男子都扛着火枪和别着腰刀。在岜沙,有无腰刀就是英雄和懦夫的标志。

最后的狩猎部落

有这样一个民族,他们多数人在山林中过着半定居半游猎的生活,陪伴他们日与夜的生灵就是驯鹿。他们是隐秘的鄂温克驯鹿人,他们是“中国最后的狩猎部劝架。放鹿时,鄂温克驯鹿人用独特的发声器物“鹿哨”发出高亢的声响,鹿群在寂静的丛林中就能听到主人的呼唤。那是自然的声响,让人感动。

“鸟人”部落

西双版纳的自然保护区里居住着克木人部落。当地人又称他们鸟人,像鸟一样生活的人。整个部落不到1000人,所以不能算作一个民族,只能叫克木人。克木人没有文字,听不懂我们的语言;相互招呼时,用手拍嘴,发出哇、哇、哇的声音。再见时用右手在左手的手腕由下外向上滑动手臂,绝对不能由上向下。

最后的渔猎部落

查干湖是目前中国北方唯一一个依然保持着用传统的捕捞方式进行冬捕作业的原始捕鱼部落。捕鱼前先要祭祀。

捕鱼部落的族人们在场地围绕插着九支苏鲁锭的祭坛,摆放着九种供品和点燃九柱檀香的供桌和熊熊燃烧的九尊圣火顺时针绕三圈后,九名喇嘛合掌站立在供桌前诵起祝福的经文;之后走到装载渔具的马拉爬犁前,将碗中的酒洒倒在鱼网上,然后回到供桌前拿起放在上面的包有羊肚的红绸包,双手高举来到冰洞前将其投入冰洞。

最后的小脚部落

从昆明向南出发,你会找到通海县的一个小村庄——六一村。这里至今仍生活着300多位缠足的老太太,她们被称为“中国最后的小脚部落”。在这座乡村城堡迷宫式的老屋和巷道里,随处可见缠足的老太太。这些老太太们都是在“天足运动”呼声最高的时候,开始偷偷缠足。又在缠足已成为彻头彻尾的陋习时,超现实地塑造着她们的纤纤玉足,并向历史伸出了她们挑战似的“三寸金莲”。

最原始的母系部落

提及母系社会、走婚制度,多数人想到的或许是游丽江时顺便去泸沽湖探秘。实际上,在泸沽湖的另一边,四川木里的摩梭族人才是对母系氏族生活习惯保存最为完好的地方,野性之美因为高山草甸的环绕而得以纯粹地保留下来。外来旅游者造访时,通常都是女主人招呼大家进门,而男主人后来才出现,只是与大家寒暄,所有安排都是女主人说了算。家里出现的多是女性,男的都在一旁看热闹。传统的“走婚制”形成的家庭格局在这里仍旧得以完全的沿袭。

僜人部落:可以带刀进人民大会堂

僜人,又称僜巴人。僜人是西藏地区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解放前,绝大多数僜人居住在深山老林,过着非常原始的生活,进行刀耕火种,实习一夫多妻的婚姻买卖制度。如今,僜人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僜人头领甚至成为了唯一获准带刀进人民大会堂的人。

僜人妇女从童年八九岁穿裙子时开始,父母就要严格管教女儿,不准吃牛肉、猪肉和鸡肉(但鼠肉、麻雀、鱼、野鸡不在禁律之内),否则,就要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被指责为”吃肉的女人“,这对僜人妇女来说,是一种最大的耻辱。一直要到生过三四个孩子后才允许她吃肉。

12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