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域风俗 > 国外风俗 > 也门的“国民零食”——卡特

也门的“国民零食”——卡特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8-03-14 14:22:04
也门的“国民零食”——卡特

神经药物给人体带来的巨大危害,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可是在一个国家,人们习惯了长期服用一种带有神经刺激作用的草药,并乐此不彼。那个国家叫做也门。

在阿拉伯世界,也门一直偏居半岛南端,算是半岛地区那些石油富国的“穷亲戚”。也门曾一度分裂为南北两个部分,此后虽然合并,国家却常年处于动荡之中;加上基地组织与胡塞派以此为大本营,导致也门大小祸乱不断,加上资源匮乏,让也门民生凋敝,成为了世界上经济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越是贫穷的国家,其人民的贫富差距就越大,也门也不例外。但无论是出入政府大楼的官员、手握重金的富商、街边的贩夫走卒,甚至连一文不名的穷人,都喜欢咀嚼一种叫做“卡特”的植物。据调查,也门有超过70%的男性和30%的女性有嚼卡特的习惯。可以说,卡特已经成了也门的“国民零食”。

嚼食咖特的也门民众

在许多也门人眼中,自己的国家除了以咖啡运输闻名的摩卡港外(就是到咖啡店喝的摩卡咖啡),卡特也算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符号了。“没有卡特,也门什么也不是。”无数也门人视对此欲罢不能;哪怕再穷再饿,也要买上一把卡特放在口中,尽情感受那苦涩中又带有一丝甘甜的独特滋味。因此,你若行走在也门的街头,会发现几乎所有人嘴边含着的都是卡特,有人还会因为嚼食的卡特太多,一边脸颊鼓起来。

也门人民嚼食卡特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13世纪,卡特树就已经从埃塞俄比亚传入也门了。彼时,阿拉伯人发现,食用卡特能让人飘飘欲仙,心情爽朗,因此常用其来代替酒类。笔者的一位朋友曾经出差去也门,回国后这样描述自己食用卡特的经历:“一开始觉得酸苦,但嚼着嚼着觉得整个天灵盖都被贯穿了,特别清明。嚼的过程中不小心把舌头咬破了,也感觉不到痛。很舒服的一次体验。但劲儿过去以后,又有一种无力感。”

嚼食咖特的也门民众

也门人民嚼食卡特,与我国南方一些地区的人们嚼食槟榔的习惯颇为类似。但前者的效果显然更加强烈:现代医学证明,卡特树叶中含有一种名为卡西酮的生物碱,能刺激大脑,令人在短时间内精神十足,有兴奋感,但长期使用会上瘾。因此,不少阿拉伯国家都将其视为“禁药”。在沙特和阿联酋,食用或者贩卖卡特者甚至要面临被判刑的风险。

卡特却是解救许多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也门人的“忘忧草”——和许多兴奋类药物一样,它能给人带来生理和心理上的快感,让人们忘却眼前的烦忧;大量食用卡特能够降低食欲和睡眠欲望,对于经常需要忍饥挨饿的也门穷人来说,算是一种颇为值得的代偿品:毕竟,直至今日,还有超过一半的也门人处于最低生活标准以下,无法实现温饱。许多人穷到连饭都吃不起,却还是愿意将自己辛苦赚到的钱拿去买卡特。

嚼食咖特的也门民众

在某种意义上说,嚼食卡特的行为等同于饮鸩止渴。整个国民的精力和体力都毁于这片小小的卡特树叶上——由于长期食用会导致上瘾,也门上至政府机关,下至街边商店,人们在工作日下午的两三点钟便停止干活,三五成群一起嚼食卡特。这使得整个国家的工作时间大大缩短。

嚼食卡特会使人上瘾,从而降低工作欲望,而无所事事感到空虚的也门人更喜欢将时间打发在嚼卡特上,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也门当地学者称,假设每天有500万人咀嚼卡特4个小时,每天浪费的工作时间就高达2000万小时。

© 2010-2020 FengSu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3004070号-1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1号